爆右重症患者小Fufu

这里是夫夫🙈🙈过气同人文写手
龟速更文中🌝🌝
爆右only,所有都吃,目前主产欧爆
喜欢写肉肉,目标是每对爆右cp都产个粮
爆豪胜己是世界的瑰宝
欢迎去微博一起吹咔~
ID爆右重症患者

非常时期,清肉了🌚🌚

感蟹提醒我的小可爱们🧡🧡🧡

投票结果有消息啦~~~~~

恭喜咔咔三连冠!!!

明年还要是第一!!!压倒性的第一!!!!💪🏻💪🏻

生日这天收到这种礼物真的是太棒了!🎂🎂😆😆🧡🧡🧡🧡🧡🧡

如果也有“个性觉醒”这种设定,电电会不会像《超凡2》的电人那样啊,超酷的哦~~~还有电光翼什么的,帅死辽~~~

以下是剧情想象↓↓↓↓↓

咔做任务时被敌人围攻体力不支,在危急时刻,一块绝缘布飘下来盖住他,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导电声。

当他把布扯下来的时候,看到了满地被电焦的敌人,空气中流动着的金色带点蓝光的电弧,还有一个咧嘴笑得很白痴的电电。

“小胜,我来接你回家了~~~”

“白痴,来得太晚了啊!!!”

然后电电用绝缘布抱着咔——公主抱,扇着电翼就飞走辽~~~~~


哎呀帅死了!!!!!!

要被这周的漫画给戳死了!!!

出胜是真的!!!胜意满满是什么美好词汇啊!!!!!!

好期待下周的更新,想看宝宝的战术嗷嗷嗷!!!!!

活着为了爆豪胜己!!!!!!🤩🤩🤩

出胜的亲亲场合😘😘

*成人同居/姿势有参考

不给亲亲😚😚

轰爆和上爆的场合~


【欧爆】独占我的英雄(十二)

嗯,虽然是欧爆,但其实一直有all爆成分的……all→爆。

上篇竟然给我屏蔽了😳😳为撒?为撒?为撒???

那走链接了🌝🌝惹不起惹不起

=====正文=====

90--95:https://m.weibo.cn/5144972456/4304919723104475


96.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欧尔麦特就一个鲤鱼打挺起床,奔到了阳台。

“喂?是塚内警官吗?你们查的怎么样了?有结果吗?那个性该怎么解除??喂喂喂???”

“欧尔麦特……现在才5点……我们还没有上班……”

“啊是吗?抱歉。那你们查到了吗?到底该怎么解除啊,爆豪少年变回了人身但猫耳朵和猫尾巴都还在,虽然不影响生活但是那样子太危险了啊如果遇到喜欢猫的人会很不妙……”

“一大早吵什么吵!烦死人了喵!!!!!”

一个枕头甩到了房间与阳台的隔离门上。

 

欧尔麦特看了看床上翻过身子去不停甩着尾巴的猫咪少年,闭了嘴。

电话那头,同样安静了一会儿后,塚内打着呵欠慢慢说,“等上班后我再好好查查,会尽快给你答复的。祝你好运。”

然后就迅速挂了电话。

 

但是塚内太天真了。

那之后,欧尔麦特又打了好几个电话,充分体现了No.1英雄的毅力和执着。

 

于是这一天,周天,原本应该8点上班的塚内提前一个小时就坐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这种为人民献身的工作精神让领导大为嘉奖。

 

而确认塚内已经打开电脑后,欧尔麦特这才放心地在爆豪的催促声中吃早饭去了。

 

97.

塚内警官今天的心情很不好,虽然电台里播放着“好心情要从早晨开始”,但他一大早就心情不好。

周日加班也就算了,自己竟然还被No.1的电话狂轰滥炸搞得提前上班……这让他愤愤地咬了一大口从便利店买来的三明治。

不过抱怨归抱怨,难得欧尔麦特对另外一个学生很上心,所以塚内还是很认真地搜索着档案库,并搬出了近几个月的犯罪记录来看。

 

“咦?这是……”

 

98.

由于欧尔麦特实在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爆豪猫耳猫尾巴的样子,所以他费了好大的口舌才让爆豪同意戴上帽子并把尾巴收进裤子里。

但他只想到了爆豪穿制服时候的情况,却忘记了班级展需要穿角色服,需要在更衣室里换衣服。

所以,当No.1英雄又被一群记者围着问问题的时候,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差点把舌头咬破。

 

而教学楼区,一年A班男子更衣室里,正少有地沉默着。

一群男生看着摘下帽子、脱下长裤露出了猫耳猫尾巴的人,目瞪口呆。

 

是猫耳朵诶。

是猫耳朵哦。

那个晃动的东西是猫尾巴吧。

是猫尾巴呢。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换了个眼神——是想要摸的冲动。

但爆豪此时正在想其他事情,边换衣服尾巴边慢悠悠地在身后甩来甩去,反而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气氛。

 

“那个……小、小胜……”

最后,绿谷率先打破沉默,爆豪这才注意到周围人的眼神。

“哈啊?看什么看!戳瞎你们的眼睛啊喵!”

 

啊啊,是“喵”耶。

是“喵”哦。

“喵”……

 

突然,峰田抱头大叫,心里有一块坚硬的地方被戳了一下,“这么萌的属性为什么要在你身上啊啊啊啊啊!我只想要大胸妹子!!!!!!”

 

99.

尽管峰田表示自己对猫咪爆豪毫无兴趣,但他仍然和全体男生达成了一致意见——绝不能让爆豪暴露。

他的理由是,保护广大男性同胞们对猫咪play的幻想。

关紧门的一年A班教室里,听到这个理由的耳郎二话没说就拿耳机插了峰田一顿。

 

“咳咳,总之,我们要保护好爆豪同学的耳朵和尾巴。”

教室里,众人趁着爆豪上厕所之余,围成一圈在商讨对策。

在这之前,八百万贴心地创造了一条方便尾巴露出来的裤子,尺寸恰到好处到让爆豪怪异。

 

此时,爆豪正气呼呼地从洗手间出来,戴上了披风的帽子、用宽大的披风遮挡住尾巴,还算掩饰得很好。

更衣室里他被乱摸了一通,到教室后又被蹂躏了一番,即使他一副“生人勿近,再摸就炸你”的凶恶样子,一群好奇、两眼放光的男生女生还是不断地在爆炸的边缘试探。

 

“那群混蛋……”他一边骂着一边往班级走去,突然,在拐角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

“嘟……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奇怪,欧尔麦特早上还那么急,现在怎么联系不上了。”

政府的生物实验室里,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打通的塚内再次挂掉电话,不免地有些生气。

既然不急,那为什么要大清早地来烦我!!!

就在他准备再播一遍的时候,门口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

“塚内警官,您叫的人到了。”

“好的,让她进来。”

 

于是塚内把手机收进口袋,看向了迎面走来的女人。

“您好,我是序列子。现任B栋实验室测序组人员,个性,‘DNA提取’……”

 

100.

教学区走廊上,各班级已经开始准备展览或去参展了。爆豪快步疾走着,不时地用路人做遮挡,跟踪着前面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整齐利索的黑发,精致的金丝框眼镜,似乎没什么度数的镜片下是一双眯着的细长灰瞳,灰瞳眼角处有一颗让人一见难忘的黑痣。

 

真是大胆啊,竟然还敢出现。

爆豪在心里恨恨地想着,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给那个记者来一个爆炸捉住他,但想到对方的个性和他昨天无声无息地就从庭院消失,便冷静下来准备跟踪看看他去哪里。

 

英雄科、普通科、辅助科、经营科,教学区、办公楼、体育场,教学区……

当爆豪再次踏进教学区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对方早就发现了自己。

 

他从几个人身后探头看看前方,正对上了一双往后看的细长灰瞳。

 

101.

“可恶喵,去哪里了。”

在被发现之后,爆豪就开始不加掩饰地快步追了起来,但对方同样加了速,使得他在追到办公楼之后跟丢了人。

 

“混蛋!又不见了!”爆豪咬牙握了握拳头,愤怒不甘的声音在比较安静的办公区显得有点突兀。

 

由于今天是班级展最后一天,各评审教师需要去班级审察,所以办公楼里没有几个人。爆豪正准备回去,就听见不远的拐角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欧尔麦特,请问您对绿谷出久同学……”

 

而同样响起的,还有身后一个声音。

“爆豪?你在这里干什……”

 

102.

“咚!”

“嘶,你到底在干什么,爆豪。”

偌大的会议室里,被扑倒在地上的相泽吃痛地睁开眼,入目的却是一对金色的猫耳朵。

猫耳朵?

他想起昨天傍晚跟欧尔麦特打招呼时看到的他怀里的那对猫耳朵,脸色突然一沉。

 

而被问到的爆豪,似乎没有听见班主任的声音,只是把头埋在相泽的怀里,静静地听着门外的对话。

 

“欧尔麦特,请问绿谷出久同学是您的什么人?”

“啊?学生啊。”

“只是学生吗?似乎有一些不好的传言呢,听其他学生说……您很照顾他?”

“呃?没有吧。老师对所有的学生都是一视同仁。不过绿谷少年对自己个性没掌握好,经常受伤,所以我们老师常常会很注意他这一点。”

“是吗?那您对绿谷出久同学是否很喜欢呢?”

“诶?当然了,老师哪有不喜欢自己学生的。”

 

门外,欧尔麦特一脸疑惑,有点搞不清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记者为什么问的都是和其他人风格不同的问题。

他本来就不擅长应付媒体,更别说现在这个油光满面、胖嘟嘟的记者,问的全都是有关绿谷少年的让他有点心虚的东西。

 

而屋里,爆豪低头静静听着,没有看到相泽那无奈的表情。

 

爆豪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跟班主任说明情况,然后一起冲出去捉住那个记者。但是,一点小小的私心却让他没有那么做。

因为他知道,对方把他引到这里来并且刻意采访欧尔麦特,一定会问一些问题,一些关于他非常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比如说……

 

“那么,爆豪胜己呢?他对欧尔麦特来说是特别的吗?”

“嗯?爆豪少年?不是的。”

“真的不是吗?我听说他现在好像在您的住处吧。”

“没有这回事儿。你从哪里听说的?”

 

问到这里,欧尔麦特有点生气了。

他本来是想趁着去洗手间的时候甩掉一群记者溜去一年A班看看情况,结果刚出厕所就碰见了这个记者。

被拦住采访也就罢了,可是问的都是这种带有主观私人色彩的问题,甚至涉及到了隐私,让他十分不悦。

而且,他和爆豪住一起的事情,除了雄英的老师和一年A班的学生,根本没人知道。这个记者到底是听谁说的……

 

看着面露愠色反问问题的No.1,记者微微一笑,避而不答,“不回答也可以,那绿谷出久同学对您来说是应该特别的吧?”

“没有,所有的学生对我来说都一样。抱歉我有急事……”

欧尔麦特正欲离开,突然记者神色一凛,打断他大声追问道,“真的都一样吗?那您每天晚上出去训练!……所以身体素质才变得这么好的吧?”

 

先升后抑的语调,没有逻辑、因果不通的话语,让被打断的欧尔麦特有点怀疑对面这个家伙有没有好好接受过记者培训。

他奇怪地看了情绪由激动转为平静的记者一眼,回答说,“我是有训练,但我的身体素质一直都很好。”

 

到此为止,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爆豪知道,No.1英雄是不会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任何表现自己私人立场的话。

 

会议室里,他保持着趴在班主任身上的姿势,披风的帽子掉下来露出猫耳朵,一条长长的尾巴原本翘在空中,现在慢慢放了下来。

 

原来……

原来对方想让他听的不是答案,而是问题。

 

“抱歉我真的有急事,麻烦你下次再采访吧。”

“欧尔麦特,等一下……”

 

外面的声音开始走远,爆豪想起身追出去,但相泽伸手一揽,他又重新跌了回去。

“喵!相泽……老师?”

 

相泽按下爆豪想要抬起的头,摸了摸那对微微抖动的耷拉着的猫耳朵,视线从那条低垂的猫尾巴上移到自己放在学生腰上的手,眯起眼,轻轻笑了笑。

啊啊,原来是这种感觉啊。

原来……真的是这样的啊。


===TBC.===

美人出浴😍😍派阀吹咔😘😘


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描线笔,开森到哭泣😭😭

测试了一下欧叔和咔的cp,好喜欢这几个结果😭😭

p1最喜欢了!

蜜糖,厨余=幸福,家庭

一些人体分泌物=唾液、jing 液、眼泪等等

私心地感觉好符合自己写的文啊,我爱欧爆嗷嗷嗷嗷嗷嗷!!!!!!(͒๑꒪⃙⃚᷄‥⃝꒪⃚⃙᷅๑)͒ຕ✧

#出胜bot#

绿谷出久:(一次很危险的行动)在感觉要死掉的时候看到了赶过来的小胜,还没来得及说“喜欢你”好遗憾。还以为他是来救援的,没想到给了我一拳。小胜下手可真重啊,说着“要死就给我立刻去死”的小胜的眼泪也好烫啊。于是出院后就求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