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右重症患者小Fufu

这里夫夫🙈🙈龟速更文中🌝🌝
爆右only,所有都吃,目前主产欧爆
目标是每对爆右cp都产个粮
爆豪胜己是世界的瑰宝
欢迎去微博一起吹咔~
ID爆右重症患者

【出胜】路人的狗屎事件

*超短/职英同居/发生在巡逻中的故事

+++

路人「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让你中了个性!」

爆豪「哈?!你个渣渣!快给我解除!」

路人「咳咳,请先放我下来……那个,踩狗屎的话就可以解除了」

爆豪「嘁」

绿谷「小胜,你踩我干什么?!」

+++

绿谷「小胜,前面有一堆便便」

爆豪「把你的鞋脱下来」

绿谷「诶?!我才不要!」

+++

爆豪「废久,你敢反抗吗?」

绿谷「………小胜,你这样子间接踩是没有用的」

(踩在了绿谷踩着狗屎的脚上)

+++ 

爆豪「凭什么我要踩狗屎!中了个性又能怎样!」

路人「你会变成狗屎的」

爆豪「……艹,你他妈什么狗屎个性」

(最后还是乖乖踩了)

+++ 

-回家后-

爆豪「废久,给我刷鞋」

绿谷「诶诶诶为什么要我刷!」

爆豪「我昨天看了一个新姿势」

绿谷「床上等我」

+++

看了GaaraTiamo太太翻译的《爆炸先生和周围的人》,很喜欢~(链接见评论)所以也尝试了一下这种文体。写多了的话会整合起来算作《独占》的番外~

注:all爆,主欧爆/严重ooc

===以上===


-潮爆牛王来学校-


袴田「要来做吗?爆豪」

爆豪「滚开!不要再做那样子的事情了!」

袴田「你不喜欢做了吗?来做吧」

爆豪「不喜欢!不做!牛仔混蛋去死!」

欧尔麦特「等等,你们之前都做了什么???」


「就是做了很普通的事情」「很普通地做了」

爆豪「?????」

欧尔麦特「这位No.3的职业英雄请你再组织一下语言」

(只是做发型而已)

*****


袴田「爆豪可是连毛孔里都塞满了自尊的男人啊」

欧尔麦特「是啊」

袴田「那其他地方会塞满什么呢?」

欧尔麦特「???」

袴田「会塞得下wo……」

欧尔麦特「你可以闭嘴了」

*****


袴田「爆豪的发丝很软呢」

欧尔麦特「是啊」

袴田「毛绒绒的,竟然也是淡金色的」

欧尔麦特「???你从哪儿知道的?????」

*****


欧尔麦特「爆豪少年的身体很软呢」

袴田「是啊」

欧尔麦特「腰会压得很低真是便利啊」

袴田「……」

欧尔麦特「像XX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也毫不费力呢」

袴田「闭嘴」

*****


爆豪「最近腰很痛」

袴田「我知道一家很好的按摩店」

相泽「肌肉练习的强度需要降低一点」

欧尔麦特「抱歉我以后会注意」

袴田、相泽「……」

爆豪「你闭嘴吧」

*****


相泽「爆豪你放学后来办公室一下」

爆豪「哦,好」

欧尔麦特「爆豪少年你先过来一下」

爆豪「???……混蛋!痛!」


-去了办公室-

相泽「你的脖子是什么回事???」

(出于危机感种了小草莓)

****


篮球咔🏀


emmmm…人体该怎么画呢😑😑

【欧爆】独占我的英雄(十)

*班级展剧情(上部分)

*欧爆,含all爆成分/kou jiao/ooc


上个链接→https://m.weibo.cn/5144972456/4285184365523311


PS:欢迎来围脖一起吹咔~

===部分正文===

68.

班级展如期而至,终于到了一年A班表演的日子。

 

早饭的时候,欧尔麦特好奇地问了好几遍爆豪的演出服,但是被恶狠狠地搪塞了过去。

他想起在cos店里看到的那套叶裙装,百般地询究暗示,终于被回了一句“怎么可能那样子啊!我又不是暴露狂!”。

于是,他放心了。

也于是,欧尔麦特作为评审员之一,却第一时间赶去一年A班……更衣室的时候,迎头就碰到了上半身只穿着个毛绒披肩的金发少年。 

 

“喂爆豪,我可以摸摸你吗。”

“哈?滚开!粘你一手毛啊!嗯?欧尔麦特?”

爆豪和轰是最后换完衣服的,两个人吵闹着刚打开更衣室的门,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哦,欧尔麦特。”轰从爆豪的身后抬起头,淡淡地打着招呼,放在爆豪披风毛上的手不自觉压低了几分。

 

如果欧尔麦特现在照照镜子的话,他一定能看到一个黑了整张脸、神情十分可怕的自己。

他看着爆豪那几乎没有什么衣料的上身,少年漂亮的锁骨、挺实的胸膛和完美的腹肌毫无遮掩地全部暴露,一股火气就上来了。更别说轰少年刚刚暧昧不清的话和他放在爆豪披风上的手。

 

“喂,你来这边干什么。脸色怎么这么差?”爆豪看着No.1英雄暗沉的脸,有点担心。

欧尔麦特当然不能说自己是在生气,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会生气。

他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来打哈哈,“我正好路过就过来看看。话说你,服装是这样子的?”

“嗯哼,不过这个毛有点痒。”爆豪偏头抓了抓肩膀上毛绒绒的装饰物,不凑巧地捏到了轰的手指,“喂阴阳脸你还要摸多久!拿开啊!”

“因为很软,软绵绵地很舒服。”轰无辜地歪歪头,一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

 

欧尔麦特的脸更黑了。

 

“爆豪少年我有事情要说,你跟我来。”他一边说着,不动声色地打开那只让他看着不舒服的手,一把揽上了爆豪的脖子。

“喂喂喂你别压着我!”爆豪被搂了个趔趄,边推搡着身上的那只大手边准备跟着离开,然后就被人握住了手腕。

 

“爆豪。”

轰握着手里意外地能一把圈过来的手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下意识地伸手了。他沉着脸看着欧尔麦特,这个No.1刚刚在打开自己手的时候再次用了力。

“欧尔麦特,你要说的事情很急吗?我们班的节目就要开始了,你也该去演播厅了。”

 

轰少年的声音本就平淡,此时更是冷了几分。

欧尔麦特盯着他握着爆豪手腕的手,不自觉地喷出一声重重的鼻息。

“那节目要紧,我一会儿再说。爆豪少年,你们加油哦!”

于是他松了手,轰犹豫了一下,也松了手。

 

而爆豪在被握住手腕的时候颤了一下,就没再说话。

他听着胸口开始轰鸣起来的心跳,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可恶,怎么在这个时候……


===木有辽===

你们一定要去看查尔斯太太的那篇《老师,我…》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也一样很弱啊。”



哭死了💔

昨晚发的《独占》第十章被屏蔽了。
我………
就那么点儿东西屏蔽个什么劲儿哦😃😃

等写完车一起放链接吧。就先不补档了🤪🤪

lof这个小闹心长得真东西🤪

+++++

宽大的幕布遮挡住灯光,隐隐地只能透过来台上的几束。面前的少年就这样站在仅有的光下,金发、红瞳、白皮肤,肌肉的形状完美得像是被精心雕琢过。
 
龙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像金子,像宝石,像任何耀眼的事物。
它自诩是自由自在的海天霸主,然而有一天,蛮族少年驯服了龙。

+++++

啊啊啊啊啊啊切爆啊!!!!!


等写完《独占》一定要把这段扩写成单独的文!!!!!


【欧爆】独占我的英雄(九)

64.

接下来的两天晚上,欧尔麦特都是在难熬的等待中度过的。

以前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过“孤独”这种感觉,可现在,他看着沙发上空着的地方,竟无比地想要那个少年坐在自己身旁。

是因为10多天来,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吗?可能是吧。

他偶尔会这样自问自答,为无处安放的思念找个蹩脚的理由。

 

不过还好,由于周六就是班级展,所以周五晚上的时候,爆豪临走前特意说了声“今晚会早点回来”,让在刷着碗原本有点失落的欧尔麦特开心得差点把手里的盘子捏碎。

 

按照往常做完该做的事情,大人就边看电视边数着时间等待开门声。但是直到指针指到九点半,他期待的人还没有回来。

 

说是早点……可这已经不早了吧。欧尔麦特有点不开心。

莫非,是出什么事了?他想想日子,快一个周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难道……爆豪少年中的个性发作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换下睡衣,开门就往一年A班的校舍楼走去。

绝对不是因为想早点见到他。

欧尔麦特心虚地想着。

 

而此时,在一年A班的校舍大厅里,早就排练完的一群人正在进行国王游戏。

今晚确实结束得早,所以有人提议玩个游戏娱乐一下。爆豪本来想走,但是上鸣说了句“你是怕输吧”,就黑着一张脸留下了。

所以现在,他看着手里抽到的号码,一边打呵欠,一边想着这帮混蛋什么时候结束。

 

“爆豪,困了吗?”旁边的轰看到他连续打了好几个呵欠,也不禁有了困意。

“闭嘴阴阳脸,别跟我说话。”爆豪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但轰似乎没有看到,捏捏手指,继续说,“我也有点困了呢。”

“听人说话啊混蛋。”

“对了爆豪,你的服装是什么样子的?”

“哈?你有在听我说吗,别跟我搭话!”

“我的王子服是蓝色的,还挺合身。”

“……”

 

于是两个人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直到这次的国王下达了指令。

“1号和11号!互相摸着对方的胸说一句‘奶子’!”

峰田兴奋地说完,然后光明正大地擦了擦口水。

这回终于轮到他当国王,可得好好满足一下自己的龌蹉想法。

不过下一秒,他就被蛙吹吊了起来,“小峰田果然说了这么下流的指令呢。”

作为班长的饭田也严肃地戳了戳眼镜,“峰田同学,你这种指令十分不妥当。万一是男生和女生,有损风纪。”

“是呀是呀,这样很不好呢。”

“峰田这样确实很不男子汉啊。”

其他同学也纷纷声讨,但这正是峰田想看到的,“我管你们呢!反正我是国王!1号和11号!快摸着对方的胸说一句‘奶子’!”

正当众人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轰看了眼自己的号码,举了起来,“哦,我是1号。”

然后他又看了看旁边人的号码,也举了起来说,“爆豪是11号。”

 

“……”

爆豪简直想一个爆破炸了轰焦冻和峰田实。

峰田简直想一巴掌扇烂自己的嘴。他想看的明明是女生互摸,再不济也是男生摸女生,可没想到竟然是男生摸男生!

“不要啊啊啊!!!我要撤回指令!!!小爷我想看……”于是峰田挣扎着想要反悔,但耳郎的耳机就在眼前几毫米处晃悠,求生欲使他立刻闭了嘴,“嗯,这样也挺好。”

“哈啊?!你们想死吗!!!!!!”

 

65.

总之,真男儿即使是玩游戏,也要好好遵守规则。

爆豪撇撇嘴,把手放在轰的胸前,直截了当地说了句“奶子”,然后就赶紧放下了。

但对面的人却迟迟不肯动手。

“混蛋,你干嘛不做啊!”

“我…我……”轰很是犹豫,一张池面脸皱着眉,显得十分为难,“这种词汇,不大好吧……”

啊啊,轰同学真是有涵养啊。围观的众人赞许地点了点头。

轰继续说,“这种气氛下,说不出口……”

啊啊,原来是气氛的原因吗。众人的表情由赞许转为微妙。

“我管你什么气氛!赶紧说完结束这破游戏!”爆豪早就困得不行,而对方磨磨蹭蹭的态度又让人不耐烦,所以他抓起轰的手就放在了自己胸上。

 

所以。

当欧尔麦特期待又开心地走进学生宿舍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手心接触到的胸肌意外地很软,而且……对方的胸似乎很大,轰还没来得及细细感受,就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哦,奶子。”

众人的表情更微妙了。

 

“你们在干什么!”

有人想要调侃几句,但一个庞大的身影立刻冲到了人群里。

 

轰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大手给打开,然后就看见欧尔麦特站到了自己和爆豪中间。

“嘿嘿,你们在干什么呢。排练完了吗?”欧尔麦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和,笑嘻嘻地看着一年A班的众人,同时不动声色地揽着爆豪的肩膀带到了自己身边。

 

同学们由于他的突然出现安静了一会儿,绿谷惊喜地小声叫了句“欧尔麦特”,他们这才回过神来。

“欧尔麦特!”

“是欧尔麦特!”

“欧尔麦特,你怎么来了?”

一群人簇拥上去,虽然天天上课能看到,但崇拜的No.1英雄来到宿舍还是让人很兴奋。

欧尔麦特把爆豪护得死死的,笑着说,“我来看你们排练得怎么样。”

他原本想说“来带爆豪回去”,但话一出口又变了样子。

 “嘁,早就排练完了。”爆豪的肩膀被握得有点痛,他一边说着一边想打开那只手,但反而被捏得更紧。他不禁皱了皱眉。

 

绿谷凑在最前面,看到两人的小动作,一双绿瞳闪了闪,没有说话。切岛也察觉出爆豪似乎不舒服,想过去拉他的手,但是欧尔麦特不经意地一挡,带着爆豪就往外走。

“既然你们排练完了那我就先带爆豪同学回去了,明天就是班级展,你们好好准备,早点休息!”

说着,还扯着笑比了个大拇指。

同学们被他感染,也纷纷比拇指回应,“好!”

 

等他们走远后,一年A班的众人没有再继续游戏,听话地满心期待地各自回房去了。

“轰同学,你不走吗?”绿谷目送欧尔麦特和爆豪走远,正准备上楼,就看到轰还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他想起刚刚游戏中发生的事情,笑容不自觉停滞了几秒。

“哦,我这就回去。”轰抬头看看他,放下手,拿好剧本后便和绿谷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里,两个人沉默着,各怀心事。

轰感觉自己胸口一直在稍稍快速地跳动着。在他那只纤长的手上,刚刚摸到的柔软还残留几分温度,让人心里乱了方寸。而且,在被欧尔麦特打到的地方,竟然微微地发着红,可见No.1英雄在分开两人的时候用了力。

轰想起欧尔麦特把爆豪带走时放在后者肩膀上的手,不禁开始烦躁起来。

可恶,怎么回事。

 

66.

“喂欧尔麦特,你把我捏痛了。”

回去的路上,大人和少年之间安静得出奇。

爆豪感觉出欧尔麦特心情很差,但是肩膀被捏的很痛,不得不出声提醒他。

“啊,抱歉。”

欧尔麦特这才意识到自己用的力度,赶紧松了手,然后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爆豪有点莫名其妙。

“喂,你怎么了吗?”

“没有。”

“哈?你这样子肯定有什么吧。”爆豪追上来,抬头看了看那张阴沉的脸,“是因为我今晚说好早点回去但是没有早回去?”

他看到欧尔麦特皱起眉头,知道自己猜中了,“那确实是我不对……嘁,还不是因为那帮混蛋说要玩什么国王游戏……”

欧尔麦特听到“国王游戏”四个字,一股无名火上来,立刻大声打断了他,“不是!”

“哈?”爆豪被惊了一下,刚想发火,但咬咬牙忍住了,“那是……什么啊。”

“不知道。”说完,欧尔麦特就大步走开了。

爆豪想追过去,但奈何两人的步差太大,他怎么也追不上。

可恶,搞什么啊混蛋。

 

“喂!你有什么话就说啊!自己一个人憋着干什么!”

少年不解的声音从身后远远地传来,欧尔麦特心烦意乱,走得更快了。

他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烦躁,在看到爆豪少年抓着轰少年的手放在胸上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

气?为什么生气?他不理解。而且越是弄不懂,他就越讨厌这种感觉——这种因为某个人而情绪受到影响的感觉。

所以,他故意从爆豪身边走开,不想再被影响。

 

最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门。

当爆豪走进大厅的时候,欧尔麦特已经把便服换下来了。

“爆豪少年去洗漱吧,我先休息了。”

“哈?喂,你到底怎么回事啊。”爆豪擦擦脖子上因为追赶而跑出的汗,伸手拽住了要离开的人的衣角,“我回来晚了确实不对,可你也不用这样子吧。”

他想起上周对方失约而自己什么都没有说,更别说发火,便不禁有点恼屈,“你跟我说啊!”

 

或许是少年细小的喘息声让人心疼,也或许是对方最后一句话里带了丝哀求。

欧尔麦特惊觉自己的不理智,便停住脚步,转过了身来,“抱歉……”

然而,入目的是对方微皱的淡眉、艳丽的红瞳、渗着细汗的鼻间和微微颤抖的红唇,还有黑色背心下露着的大片锁骨和肌肉,刚刚压下去的无名火又涌了上来——他想,轰少年在摸他的时候,看到的是不是也是这副样子。

 

于是,就在爆豪因为欧尔麦特转过身来看着自己而感到欣喜的时候,大人皱起眉,弯下腰握着他的肩膀低沉地说,“爆豪少年,你说过,这两个月我可以提要求吗?”

“啊?怎么突然说这个……”爆豪莫名其妙,但身前面带愠色的人似乎很严肃,便点了点头回答,“可以啊,随你便。”

 

“那……我也想摸你。”

“哈啊???”

 

67.

“喂,怎、怎么回事!混蛋你放我下来!”

在欧尔麦特说完那句要求之后,爆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扛着带到了浴室。

他一脸懵懵地被人脱去背心和裤子,在被扒拉掉内裤的时候遮挡了一下,然后就被放进了浴缸里。

“诶诶诶诶诶诶???”

身体接触到的水温有点凉,显然是对方早就放好水等他回来,但是时间过去很久,水已经没有那么热了。

爆豪怕冷,蜷起身子保持体温,不过没有多久,同样脱下睡衣泡进来的欧尔麦特就把他抱进了怀里。

 

“爆豪少年。”欧尔麦特蹭着怀里人的耳边,压低声音轻轻唤着,让还没缓过神来的爆豪颤了一下,随即红透了整张脸。

“喂,你干什么!”他转过身去推后面的人,但欧尔麦特抓住抵在胸前的手腕,揽住他的腰,低头就吻了上去。

“我想亲你。”

 

“唔……嗯……”口腔被突兀闯进来的舌头霸道地舔舐着,爆豪在喘息间闻到了只属于大人的雄性体香,短暂一吻结束后软软地倒在了欧尔麦特怀里。

“爆豪少年……”

强势的大人意犹未尽,低头舔着嘴唇,早先的火气终于降了下来。

因为现在,爆豪少年的样子除了他之外,谁都不会看到。

 

此时,怀中的人垂着红眸,发梢被水沾湿一点,在发红的脸上流下几颗晶亮的水珠。刚刚和自己纠缠过的小舌头偶尔伸出来沾沾嘴唇,不知道是在回味刚才的吻还是单纯地润湿唇瓣。一只细细的手腕被自己捉住,另一只握起拳头缩在两人胸前,给亲密的动作留出一点余地。但是除了上半身有一点缝隙之外,两个人的下身可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喂太近了,你离我远一点。”毫无疑问,爆豪感受到了一根逐渐变硬的东西。

欧尔麦特笑笑,换个姿势从背后搂着他,把头抵在了少年结实又小巧的肩膀上,“放心,除了个性发作,老师是不会碰你的。”

“哦。哼。”

爆豪撇着嘴表示不屑,却不知道自己是该放心还是该失望。

 

两个人就这样搂了一会儿,欧尔麦特感受着从身前传过来的点点温暖,心里不再焦躁,反而无比地满足。

如果说先前的郁闷他一点头绪都没有,那现在的欢喜他倒十分清楚原因——现在,这个少年在自己怀里,他是只属于自己的。

但他没想过为什么他会觉得是“属于”。

 

又过了一会儿,爆豪开了口,“喂,欧尔麦特。你今晚为什么生气。”

欧尔麦特张张嘴,脸带歉意,“啊。抱歉爆豪少年,让你受委屈了。”

“哈?委屈个屁。你回答我的问题。”

“嗯……我也不知道。”欧尔麦特是真的不知道。

爆豪垂垂眼眸,主动把搂在自己腰上的两只手放到了胸前。这让本就想做坏事的大人一怔,随即两手轻轻盖住,把他抱得更紧了。

爆豪叹了口气,“是因为……看到半边混蛋摸我了?”

“嗯?”欧尔麦特一愣。

“因为刚刚你说你‘也’想……”后面的两个字爆豪没有说出来。

“呃。”No.1英雄老脸一红,觉得自己有时候说话还真是……不嫌害臊。但他仔细想了想,确实有道理,自己是在看到那个场景之后就开始烦躁的。不过,“我为什么要生气?”

“你……混蛋我怎么知道你!我困了!洗完澡赶快睡觉!”

于是谈话匆匆结束。

最后,爆豪扑腾着,欧尔麦特在他的反抗下心满意足地摸了个爽,然后两个人就洗完澡回房睡觉了。

 

夜里,大人依旧搂着少年,睡得无比安心。

爆豪在黑暗里睁开眼,眉头轻轻皱着,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原本想问的一句话说出口。

 

你,吃醋了吗?

 

他好想知道。

可是,他不能说。

 

就像欧尔麦特说过的,他们是老师和学生,是大人和孩子,而且都是男的。更别说,那个人还是No.1的大英雄,是社会“和平的象征”。

他不能干预对方的感情,除非欧尔麦特自己想明白。

他更不能被发现自己的感情,不然,他就没办法像这样亲昵地待在对方身边了。

两个月,至少这两个月,让他默默地完完整整地独占自己的英雄两个月吧。

 

喜欢……

这种心情,绝对不能被看出来。


===TBC.===

【欧爆】独占我的英雄(八)

好久没更这篇文,都快衔接不上了(哭)以前发过八,但是有点罗嗦,就简写了一部分。

emmmm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等更新,总之抱歉了,写得好慢😭😭但是绝对不会弃坑的,嗯!(坚定)

以上,爱所有喜欢咔喜欢小英雄的你们♥

=====正文=====

56.

因为欧尔麦特替爆豪请假的同时自己也请了假,所以回到宿舍吃过午饭后,两个人都没有事情可做。

“爆豪少年,你有想去的地方吗?”欧尔麦特一边刷着碗,一边问在旁边“监工”的人。

他觉得这半天难能可贵,可以出去散散心来缓冲一下两人近几天的相处。而且……他还想更多地了解这个少年,在学校以外的地方。

“有,我想去商场买点道具,过几天节目要用。”爆豪连想都没想就作了回答,看来是早有打算。

欧尔麦特被他这么一提,才想起即将到来的英雄科一年一度的班级展。

 

所谓班级展,其实和文化祭差不多,不过这是仅属于英雄科的活动,而且也不对校外开放。

通知下来后一年A班全员经过一番商讨,决定表演话剧。爆豪抽到了蛮族少年的角色。

 

“你表演什么?”欧尔麦特有点好奇。

“蛮族人。”

“蛮族?”

“哼。”

“那还……我还挺期待的。”欧尔麦特原本想说“还挺适合你”,但对方一记眼刀过来,他又把话咽了下去——他今晚不想喝辣汤。

于是两人下午去了商场。

 

“爆豪少年,蛮族是不会穿这种衣服的。”

在一家cos店里,欧尔麦特看着爆豪提起一套只有下半身的叶裙装,立刻把他的手给按了回去。

“哈?我就看看,你管我呢!”

被大手捂着的人有点莫名其妙,掌背传来的体温暖得熟悉,爆豪唯恐想起不太妙的事,赶紧挂好衣服走开了。

 

其实服装和道具问题有专门的组来负责,他只是对那种暴露的衣服感到好奇,没想到会被阻止。

“嘁!”他觉得欧尔麦特肯定又把自己当成了小孩子,不禁有点烦,哼哼地去了装饰区。

而爆豪不知道的是,跟在他后面的人更烦。

 

欧尔麦特对节目的准备工作不甚了解,他单纯地以为爆豪想要穿那套上半身什么都没有的衣服,身体自己就动了起来。

昨晚的事情在脑子里清晰得吓人,见过对方不着寸缕的样子之后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让第二个人看到了,所以……

 

等等,不想让第二个人看到?

 

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大人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爆豪听见声音回头,脸上写着疑惑,但看在此时的欧尔麦特眼里,全都是他眯起红瞳低声呻吟的表情。

 

完蛋了……

欧尔麦特听见自己心声在这样说着。

 

“没、没事。”

“哈?你要是不舒服我们就回去,反正差不多买完了。”

“不用不用,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接下来要去哪儿?”

欧尔麦特赶紧转移话题。

爆豪看看天色,想了一会儿后问,“时间也不早了。晚饭要不要在外面吃?”

然后话刚说完,欧尔麦特就毫不犹豫地说了句,“我想吃你做的。”

“……”

 

于是,原本很冷静的大人第一次在少年面前慌了手脚,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脱口而出的发言做着解释——其实并不需要解释什么,直到爆豪看不下去,恶狠狠地打断他才算完。

“好了!闭嘴!那就去买食材!”

 

57.

气氛莫名的尴尬。

坐在沙发上和少年一起看动画片的欧尔麦特是这样觉得的。

 

那之后,从买完食材回宿舍,做饭、吃饭到现在,两人都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偶尔几句简单的问答,连眼神交流都会被双方刻意躲掉。

欧尔麦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听了恢复女郎的话感到轻松的他原本是想趁着逛街好好了解一下对方,结果自己心猿意马、胡思乱想,反倒让关系变僵了。

“唉。”趁着动画片里嘈杂的笑声,他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还是被旁边的人听到了。

“喂,我要去洗澡。”爆豪看了看盯着屏幕但思绪早不知道飘到哪儿去的No.1英雄,等对方转头正对着他的时候,勾起唇角笑了一下,“你要不要给我搓背。”

“啊???”欧尔麦特的心因为这一抹笑和这一句话开始狂跳。

“你前几天不是说过吗?问我要不要搓背。”

“不不不,那个…这次、这次就……”欧尔麦特想起自己是说过这样的话,再次手忙脚乱起来。

爆豪觉得好笑,摇摇头,便起身离开了,“逗你的。我先去洗了。”

 

啊啊啊到底该怎么办!

客厅里,留下来的欧尔麦特捶着自己躁动的胸口,为这种不知所措的相处感到十分不安。

 

一会儿后,浴室换人。

 

当欧尔麦特舒服地泡进水里,打算好好理一下今天的情绪的时候,浴室门被打开了。

“噗!爆、爆豪少年?!” 他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平日里两人洗澡从来不会相互打扰,今天一反常态,让他不禁想起恢复女郎的忠告。

虽然昨天才……莫非……

于是欧尔麦特紧张地埋在水里,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等到确认对方赤裸着上身之后,掬起一捧水就泼了过去,“你个性发作了吗!”

不请自来的人停下了脚步。

爆豪咬着牙慢慢抬头,红瞳在雾气里染上一片氤氲,让人心颤。

他抹去脸上大片的水迹,在欧尔麦特疑惑的视线下转身接了盆温水,未等对方说第二句话,端着就泼到了那张呆愣的脸上,“没有!”

 

他只是来擦背而已。

 

58.

“诶?你是来擦背的吗?”

“废话!转过身去!”

确认了对方来意后,从浴缸里出来的欧尔麦特悄悄松口气,同时故意忽略掉了心里的小失望。

他回头看了看只穿着泳装短裤的少年,对方正恶狠狠地往搓澡巾上抹沐浴露,撅着嘴闹别扭的模样甚是可爱。由于刚刚自己不由分说就先泼了一捧水,导致那头刚洗完吹干的淡金发又湿掉,正一点一点地往下滴着水。

水珠无意,落下后偶尔打到白皙的胸间,那轨迹竟让人口干舌燥。

欧尔麦特赶紧又回过了头。

“爆、爆豪少年,你身上的伤好多了呢。”他开始找话题转移注意力。

“哈?那当然!都一个周了!”

爆豪撇嘴回答着,毫不客气地把搓澡巾甩到前面坐着的人背上,开始大力搓起来。

“那你上游泳课就可以……哎呦呦疼!”

“疼就对了!”

搓澡少年是能使多大劲儿就使多大劲儿。

 

欧尔麦特又继续找话题。

“那个……爆豪少年,你们节目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般般,那帮蠢蛋还挺配合的。”

“嗯……一般来说还是不要叫自己的同学……”

“哈?你管我呢!”

 

沉默了一会儿。

“那,你今天买的道具够了吗?”

“够。”

 

又沉默了一会儿。

“话说服、服装,你没有买吧。”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

“那个……即使是节目,毕竟在学校里,还是不能穿的太、太暴露。英雄法上……”欧尔麦特想要委婉地表达“男孩子也要好好穿衣服不能露胸露肉”这种意思,但他想起一年A班有好多人的战斗服都是成片地露肉,于是住了嘴。

“……”

气氛又尴尬地沉默起来。

一会儿后,爆豪轻轻叹口气,起身走到了坐着的人身前。

 

“欧尔麦特。”

 

空气中响起被水汽潮得有点沙哑的声音,欧尔麦特抬头,就看到了一张无奈又宠溺的脸。

宠溺?

他正思考自己的眼神是否有问题,须臾间,两条修长的少年腿就跨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爆豪少年?”

皮肤与皮肤的相互接触美好得让人回想起了刚过不久的旖旎,欧尔麦特瞪大双眼,看着慢慢落下的那张漂亮的脸,一时间差点动了情。

红瞳在离自己十几厘米的地方停下,逆着光也依旧水波荡漾,在人的心房上又是一记猛击。

“欧尔麦特。”爆豪把那双蓝瞳里的慌乱和杂意尽收眼底,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对方从下午在cos店那会儿就有点不对劲,看来真的是在胡思乱想。

白痴,还大人呢,这都要想这么久。

于是他撇撇嘴,不耐烦地说,“你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

“嗯?”欧尔麦特有点不理解。

“今天下午和晚上,你在想什么呢。”

“呃……”

“你是笨蛋吗,被这种事情困扰干什么。该做的都做了,你要是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出来就好啊。”

欧尔麦特突然明白对方在说什么,老脸一红,垂下了眸子。

 

“咳咳,你还只是个少年……”

“屁!别用这句话来搪塞我!”

“我是老师……”

“哈?昨晚谁玩师生play玩得那么愉快来着!”

欧尔麦特的脸更红了。

他再一次想到了“天敌”这个词,似乎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少年总能把自己克得死死的。

 

“喂,我说。”爆豪又往前凑了凑,紧盯着欧尔麦特的蓝眼睛,作出了让人事后还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的发言。

“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就不要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我们都是男的,你如果有想要做的事情,直接说出来就好。

“况且…你也别小看了年轻气盛的男孩子的精力。”

爆豪脸也微微一红。

“反正只是这两个月而已,所以……

“就好好享受吧?”

 

少年拉近的距离让两个人都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欧尔麦特看着那双认真的红瞳,咽了口口水,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爆豪没有说话,只是突然笑了起来,淡眉轻平,双目微眯,带着满是欢喜的笑意。

欧尔麦特猜不出对方这个笑里藏着的千言万语,他只能知道的是,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漾着世界上最亮的光。

 

“现在,你有什么想做的吗?”

少年的声音沙哑响起,红唇一张一合,带着让人沉迷的魔力。

于是被蛊惑了的男人单手揽过那条纤腰,把嘴凑了上去。

“我想……亲你。”

 

59.

就这样。

少年在浴室里的话彻底打消了大人心里的不安和退却。

虽然欧尔麦特并不能很好地弄清两个人的关系为什么会进行到这步,但“两个月”,这种带有期限的词汇,让他意外地放松下来,并任由心里的感情滋生——如果他能意识到这种感情和他对其他人的并不是一样的就好了。

 

总之,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在慢慢变化着。

 

当晚,爆豪就正式搬到了床上。

睡觉前他在两人中间放了个枕头作为分界线,提醒欧尔麦特不准靠太近以防个性发作影响睡眠。

但是在半夜,欧尔麦特迷迷糊糊被弄醒的时候,发现有个金色的小脑袋在使劲儿往自己怀里钻。

噗,还说不准靠太近。

他宠溺地笑笑,又一把把少年搂进怀里,下巴杵着那头小金毛,安心地睡去。

 

60.

由于班级展这个周末就要举行,所以在爆豪请假的一天里,一年A班的同学们制订了排练计划。

时间是晚饭后,地点在宿舍楼大厅。

“嗯就是这样,一群麻烦的家伙。“爆豪一边往嘴里扔肉,一边跟身边的人说着上午被告知的消息。

此时,他和欧尔麦特正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吃午饭。

 

早晨的时候,为了表示对欧尔麦特的感谢——买道具和解个性,重点是最后一个——爆豪提前起床做了两份便当。

丰富的菜色自不必说,欧尔麦特的那份白米饭上依旧有个“谢谢“,用细细的海苔片拼成,字迹可爱。然后一大一小,用昨天去商场买的红色小方格子布包着,狠狠地戳中了某位被闹铃叫了好几遍才起床的人。

“爆豪少年……“欧尔麦特当即就把穿着围裙、拿着锅铲的少年抱进怀里,蹭了好久才肯松手。

于是中午他就利用职务之便,带着爆豪来到了天台。

 

不得不说,午时的天台真的是一个安静又美好的地方,有阳光的味道,有鼻间萦绕不去的饭香,还有一个被风吹得发丝散软的少年。

 

欧尔麦特听完爆豪刚刚说的要回宿舍楼排练的话,心里蓦地想到一种可能,一时间竟堵得慌。他动了动嘴唇,尽量以平常的口吻问:“那,爆豪少年要回去了?”

“哈?那当然。那帮家伙没有我的话怎么能排练好。”爆豪嚣张地回答着,突然意识到什么,便没再说话。他看看在旁边漫不经心戳着米饭的人,嘴角悄悄弯了一下,“不过你晚上要是出去的话得给我钥匙,不然我进不去。”

“嗯?噢,好。我最近都不出去。”

欧尔麦特愣了一下后匆忙做了回答,并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承认,刚刚一想到对方可能回班级校舍不再和自己一起住,心里就涌起了千百个……不舍?是不舍吗?

他有点疑惑。

自己对少年的感情,似乎已经超出了预料。

 

61.

云朵在天空漫卷漫舒,夏日的阳光有点晒,连带着偶尔刮过的风里也有了温度。

欧尔麦特不再去想感情这种让他弄不懂东西,吃完饭收好盒子,把双手枕在脑后,倚到了身后的墙上。

 

难得安逸美好的时光,让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有彼时跟着师父训练的场景、全盛时期与AFO对抗的场景,也有被人簇拥着说成是“和平的象征”并作为职业英雄No.1活动的场景以及初到同镇救下某个少年并收了徒弟的场景,还有就是在雄英任教时发生的种种……

 

OFA已经传递给了下一代,自己也差不多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他感受着身体隐隐作痛的伤,不由得苦笑起来。

英雄……No.1……真的不好当呢。不知道绿谷少年,能不能好好地继承OFA的衣钵……

 

“喂,你想什么呢。”

不知何时,头顶上挡了一片阴。

一张皱着细眉却有点关切的脸出现在视野里,垂着细细软软的发丝,两瓣红唇一张一合。

“没什么,我在想绿谷少……”

欧尔麦特注意力全在那两瓣唇上,所以心不在焉地说着最后想到的事情。

然后头顶上的人红瞳闪了闪,低下头,把他没有说完的话堵在了嘴里。

“闭嘴。”

 

一个意外的吻,只是简单的唇唇相碰。

欧尔麦特嗅到了一股甜甜的气息,属于吻着自己的这个少年。

啊,好甜。

他在心里感叹着。

一会儿后爆豪起身,嚣张地扬扬眉,不耐烦地对意犹未尽的大人说,“别老提废久那个家伙。”

 

噢噢,关系还不好啊。

欧尔麦特没有领会少年的言外之意,略带遗憾地想着,并悄悄下了个决心。

找时间一定得好好磨合一下他俩的关系才行。

爆豪少年是绿谷少年成长中不可缺少的人,是离他最近的要追赶的第一人。竞争与合作,才能更好地成为下一代“和平的象征”啊。

 

所以。

他刚刚确实只想到了绿谷少年。

 

62.

晚上吃完饭后,爆豪就回班级校舍楼排练了。

欧尔麦特收拾好碗筷、备了会儿课、做了肌肉训练、洗好澡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的时候,一股莫名的空虚袭上了心头——他原本打算都陪爆豪看动画片的。

由于上次的失约,懊恼不堪的大人特意调整了晚上出去的时间。但是现在,他想弥补的那个少年却不在身边。

 

啊……是这样啊。

在不动声色地看完动画片之后,欧尔麦特终于明确地感受到了“失落”这种东西。

那天晚上,少年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情等了他那么久,他似乎有点感同身受了。

欧尔麦特轻叹一口气,用大手盖住眼睛,躺进了沙发里。

 

想……

想他。

 

“我回来了。”

一会儿后,爆豪打着呵欠进门。他刚脱下鞋,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笑意盈盈的脸。

“欢迎回来爆豪少年,需要搓背吗?”

“哈?” 

 

63.

爆豪虽然搞不清楚欧尔麦特突然的关心是怎么回事,但因为太困,便也由着他去了。

大人搓背的力道恰到好处,让本就犯困的少年更是舒服得想睡。所以在欧尔麦特给他吹完头发的时候,爆豪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爆豪少年,去床上了。”欧尔麦特收拾好东西,轻轻拍了拍坐在沙发上垂着头的人的肩膀,提醒他去房间睡,却只收到了一声“唔嗯”作为回应。

爆豪实在困得不想动弹,所以在听到下一句“需要我抱你回去吗”之后,张开手臂搂住了弯腰站在自己身前的人。

“要。”

软糯的声音带着撒娇的意味,一头小金毛还在大人的脖间乱蹭。欧尔麦特一边欣喜地想着“这样的爆豪少年只有自己能看到”,一边搂着那支纤细的腰把他抱了起来。

 

接触到的怀抱宽阔又温暖,爆豪下意识地把腿缠上欧尔麦特的腰,不禁又蹭了蹭。

“欧尔……麦特……”

 

啊啊,太犯规了。

某个大人被戳中了小心心。

 

等欧尔麦特准备关灯的时候,爆豪难得清醒了一会儿。他坐起身子揉揉眼睛,把枕头放到了两人中间。

“不准过线。”

“噗。”

这么困还记着呢。

欧尔麦特轻笑一声,关掉灯后抓起枕头就扔到了床下。他把重新睡过去的人搂进怀里,闻着少年身上甜甜的味道,晚上的失落在这一刻得到满足。

 

果然,真好啊。

有他在。

爆豪少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