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右重症患者小Fufu

这里是夫夫🙈🙈过气同人文写手
龟速更文中🌝🌝
爆右only,所有都吃,目前主产欧爆
喜欢写字母,目标是每对爆右cp都产个粮
爆豪胜己是世界的瑰宝
欢迎去微博一起吹咔~
ID爆右重症患者

【欧爆】独占我的英雄(八)

好久没更这篇文,都快衔接不上了(哭)以前发过八,但是有点罗嗦,就简写了一部分。

emmmm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等更新,总之抱歉了,写得好慢😭😭但是绝对不会弃坑的,嗯!(坚定)

以上,爱所有喜欢咔喜欢小英雄的你们♥

=====正文=====

56.

因为欧尔麦特替爆豪请假的同时自己也请了假,所以回到宿舍吃过午饭后,两个人都没有事情可做。

“爆豪少年,你有想去的地方吗?”欧尔麦特一边刷着碗,一边问在旁边“监工”的人。

他觉得这半天难能可贵,可以出去散散心来缓冲一下两人近几天的相处。而且……他还想更多地了解这个少年,在学校以外的地方。

“有,我想去商场买点道具,过几天节目要用。”爆豪连想都没想就作了回答,看来是早有打算。

欧尔麦特被他这么一提,才想起即将到来的英雄科一年一度的班级展。

 

所谓班级展,其实和文化祭差不多,不过这是仅属于英雄科的活动,而且也不对校外开放。

通知下来后一年A班全员经过一番商讨,决定表演话剧。爆豪抽到了蛮族少年的角色。

 

“你表演什么?”欧尔麦特有点好奇。

“蛮族人。”

“蛮族?”

“哼。”

“那还……我还挺期待的。”欧尔麦特原本想说“还挺适合你”,但对方一记眼刀过来,他又把话咽了下去——他今晚不想喝辣汤。

于是两人下午去了商场。

 

“爆豪少年,蛮族是不会穿这种衣服的。”

在一家cos店里,欧尔麦特看着爆豪提起一套只有下半身的叶裙装,立刻把他的手给按了回去。

“哈?我就看看,你管我呢!”

被大手捂着的人有点莫名其妙,掌背传来的体温暖得熟悉,爆豪唯恐想起不太妙的事,赶紧挂好衣服走开了。

 

其实服装和道具问题有专门的组来负责,他只是对那种暴露的衣服感到好奇,没想到会被阻止。

“嘁!”他觉得欧尔麦特肯定又把自己当成了小孩子,不禁有点烦,哼哼地去了装饰区。

而爆豪不知道的是,跟在他后面的人更烦。

 

欧尔麦特对节目的准备工作不甚了解,他单纯地以为爆豪想要穿那套上半身什么都没有的衣服,身体自己就动了起来。

昨晚的事情在脑子里清晰得吓人,见过对方不着寸缕的样子之后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让第二个人看到了,所以……

 

等等,不想让第二个人看到?

 

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大人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爆豪听见声音回头,脸上写着疑惑,但看在此时的欧尔麦特眼里,全都是他眯起红瞳低声呻吟的表情。

 

完蛋了……

欧尔麦特听见自己心声在这样说着。

 

“没、没事。”

“哈?你要是不舒服我们就回去,反正差不多买完了。”

“不用不用,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接下来要去哪儿?”

欧尔麦特赶紧转移话题。

爆豪看看天色,想了一会儿后问,“时间也不早了。晚饭要不要在外面吃?”

然后话刚说完,欧尔麦特就毫不犹豫地说了句,“我想吃你做的。”

“……”

 

于是,原本很冷静的大人第一次在少年面前慌了手脚,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脱口而出的发言做着解释——其实并不需要解释什么,直到爆豪看不下去,恶狠狠地打断他才算完。

“好了!闭嘴!那就去买食材!”

 

57.

气氛莫名的尴尬。

坐在沙发上和少年一起看动画片的欧尔麦特是这样觉得的。

 

那之后,从买完食材回宿舍,做饭、吃饭到现在,两人都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偶尔几句简单的问答,连眼神交流都会被双方刻意躲掉。

欧尔麦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听了恢复女郎的话感到轻松的他原本是想趁着逛街好好了解一下对方,结果自己心猿意马、胡思乱想,反倒让关系变僵了。

“唉。”趁着动画片里嘈杂的笑声,他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还是被旁边的人听到了。

“喂,我要去洗澡。”爆豪看了看盯着屏幕但思绪早不知道飘到哪儿去的No.1英雄,等对方转头正对着他的时候,勾起唇角笑了一下,“你要不要给我搓背。”

“啊???”欧尔麦特的心因为这一抹笑和这一句话开始狂跳。

“你前几天不是说过吗?问我要不要搓背。”

“不不不,那个…这次、这次就……”欧尔麦特想起自己是说过这样的话,再次手忙脚乱起来。

爆豪觉得好笑,摇摇头,便起身离开了,“逗你的。我先去洗了。”

 

啊啊啊到底该怎么办!

客厅里,留下来的欧尔麦特捶着自己躁动的胸口,为这种不知所措的相处感到十分不安。

 

一会儿后,浴室换人。

 

当欧尔麦特舒服地泡进水里,打算好好理一下今天的情绪的时候,浴室门被打开了。

“噗!爆、爆豪少年?!” 他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平日里两人洗澡从来不会相互打扰,今天一反常态,让他不禁想起恢复女郎的忠告。

虽然昨天才……莫非……

于是欧尔麦特紧张地埋在水里,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等到确认对方赤裸着上身之后,掬起一捧水就泼了过去,“你个性发作了吗!”

不请自来的人停下了脚步。

爆豪咬着牙慢慢抬头,红瞳在雾气里染上一片氤氲,让人心颤。

他抹去脸上大片的水迹,在欧尔麦特疑惑的视线下转身接了盆温水,未等对方说第二句话,端着就泼到了那张呆愣的脸上,“没有!”

 

他只是来擦背而已。

 

58.

“诶?你是来擦背的吗?”

“废话!转过身去!”

确认了对方来意后,从浴缸里出来的欧尔麦特悄悄松口气,同时故意忽略掉了心里的小失望。

他回头看了看只穿着泳装短裤的少年,对方正恶狠狠地往搓澡巾上抹沐浴露,撅着嘴闹别扭的模样甚是可爱。由于刚刚自己不由分说就先泼了一捧水,导致那头刚洗完吹干的淡金发又湿掉,正一点一点地往下滴着水。

水珠无意,落下后偶尔打到白皙的胸间,那轨迹竟让人口干舌燥。

欧尔麦特赶紧又回过了头。

“爆、爆豪少年,你身上的伤好多了呢。”他开始找话题转移注意力。

“哈?那当然!都一个周了!”

爆豪撇嘴回答着,毫不客气地把搓澡巾甩到前面坐着的人背上,开始大力搓起来。

“那你上游泳课就可以……哎呦呦疼!”

“疼就对了!”

搓澡少年是能使多大劲儿就使多大劲儿。

 

欧尔麦特又继续找话题。

“那个……爆豪少年,你们节目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般般,那帮蠢蛋还挺配合的。”

“嗯……一般来说还是不要叫自己的同学……”

“哈?你管我呢!”

 

沉默了一会儿。

“那,你今天买的道具够了吗?”

“够。”

 

又沉默了一会儿。

“话说服、服装,你没有买吧。”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

“那个……即使是节目,毕竟在学校里,还是不能穿的太、太暴露。英雄法上……”欧尔麦特想要委婉地表达“男孩子也要好好穿衣服不能露胸露肉”这种意思,但他想起一年A班有好多人的战斗服都是成片地露肉,于是住了嘴。

“……”

气氛又尴尬地沉默起来。

一会儿后,爆豪轻轻叹口气,起身走到了坐着的人身前。

 

“欧尔麦特。”

 

空气中响起被水汽潮得有点沙哑的声音,欧尔麦特抬头,就看到了一张无奈又宠溺的脸。

宠溺?

他正思考自己的眼神是否有问题,须臾间,两条修长的少年腿就跨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爆豪少年?”

皮肤与皮肤的相互接触美好得让人回想起了刚过不久的旖旎,欧尔麦特瞪大双眼,看着慢慢落下的那张漂亮的脸,一时间差点动了情。

红瞳在离自己十几厘米的地方停下,逆着光也依旧水波荡漾,在人的心房上又是一记猛击。

“欧尔麦特。”爆豪把那双蓝瞳里的慌乱和杂意尽收眼底,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对方从下午在cos店那会儿就有点不对劲,看来真的是在胡思乱想。

白痴,还大人呢,这都要想这么久。

于是他撇撇嘴,不耐烦地说,“你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

“嗯?”欧尔麦特有点不理解。

“今天下午和晚上,你在想什么呢。”

“呃……”

“你是笨蛋吗,被这种事情困扰干什么。该做的都做了,你要是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出来就好啊。”

欧尔麦特突然明白对方在说什么,老脸一红,垂下了眸子。

 

“咳咳,你还只是个少年……”

“屁!别用这句话来搪塞我!”

“我是老师……”

“哈?昨晚谁玩师生play玩得那么愉快来着!”

欧尔麦特的脸更红了。

他再一次想到了“天敌”这个词,似乎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少年总能把自己克得死死的。

 

“喂,我说。”爆豪又往前凑了凑,紧盯着欧尔麦特的蓝眼睛,作出了让人事后还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的发言。

“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就不要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我们都是男的,你如果有想要做的事情,直接说出来就好。

“况且…你也别小看了年轻气盛的男孩子的精力。”

爆豪脸也微微一红。

“反正只是这两个月而已,所以……

“就好好享受吧?”

 

少年拉近的距离让两个人都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欧尔麦特看着那双认真的红瞳,咽了口口水,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爆豪没有说话,只是突然笑了起来,淡眉轻平,双目微眯,带着满是欢喜的笑意。

欧尔麦特猜不出对方这个笑里藏着的千言万语,他只能知道的是,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漾着世界上最亮的光。

 

“现在,你有什么想做的吗?”

少年的声音沙哑响起,红唇一张一合,带着让人沉迷的魔力。

于是被蛊惑了的男人单手揽过那条纤腰,把嘴凑了上去。

“我想……亲你。”

 

59.

就这样。

少年在浴室里的话彻底打消了大人心里的不安和退却。

虽然欧尔麦特并不能很好地弄清两个人的关系为什么会进行到这步,但“两个月”,这种带有期限的词汇,让他意外地放松下来,并任由心里的感情滋生——如果他能意识到这种感情和他对其他人的并不是一样的就好了。

 

总之,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在慢慢变化着。

 

当晚,爆豪就正式搬到了床上。

睡觉前他在两人中间放了个枕头作为分界线,提醒欧尔麦特不准靠太近以防个性发作影响睡眠。

但是在半夜,欧尔麦特迷迷糊糊被弄醒的时候,发现有个金色的小脑袋在使劲儿往自己怀里钻。

噗,还说不准靠太近。

他宠溺地笑笑,又一把把少年搂进怀里,下巴杵着那头小金毛,安心地睡去。

 

60.

由于班级展这个周末就要举行,所以在爆豪请假的一天里,一年A班的同学们制订了排练计划。

时间是晚饭后,地点在宿舍楼大厅。

“嗯就是这样,一群麻烦的家伙。“爆豪一边往嘴里扔肉,一边跟身边的人说着上午被告知的消息。

此时,他和欧尔麦特正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吃午饭。

 

早晨的时候,为了表示对欧尔麦特的感谢——买道具和解个性,重点是最后一个——爆豪提前起床做了两份便当。

丰富的菜色自不必说,欧尔麦特的那份白米饭上依旧有个“谢谢“,用细细的海苔片拼成,字迹可爱。然后一大一小,用昨天去商场买的红色小方格子布包着,狠狠地戳中了某位被闹铃叫了好几遍才起床的人。

“爆豪少年……“欧尔麦特当即就把穿着围裙、拿着锅铲的少年抱进怀里,蹭了好久才肯松手。

于是中午他就利用职务之便,带着爆豪来到了天台。

 

不得不说,午时的天台真的是一个安静又美好的地方,有阳光的味道,有鼻间萦绕不去的饭香,还有一个被风吹得发丝散软的少年。

 

欧尔麦特听完爆豪刚刚说的要回宿舍楼排练的话,心里蓦地想到一种可能,一时间竟堵得慌。他动了动嘴唇,尽量以平常的口吻问:“那,爆豪少年要回去了?”

“哈?那当然。那帮家伙没有我的话怎么能排练好。”爆豪嚣张地回答着,突然意识到什么,便没再说话。他看看在旁边漫不经心戳着米饭的人,嘴角悄悄弯了一下,“不过你晚上要是出去的话得给我钥匙,不然我进不去。”

“嗯?噢,好。我最近都不出去。”

欧尔麦特愣了一下后匆忙做了回答,并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承认,刚刚一想到对方可能回班级校舍不再和自己一起住,心里就涌起了千百个……不舍?是不舍吗?

他有点疑惑。

自己对少年的感情,似乎已经超出了预料。

 

61.

云朵在天空漫卷漫舒,夏日的阳光有点晒,连带着偶尔刮过的风里也有了温度。

欧尔麦特不再去想感情这种让他弄不懂东西,吃完饭收好盒子,把双手枕在脑后,倚到了身后的墙上。

 

难得安逸美好的时光,让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有彼时跟着师父训练的场景、全盛时期与AFO对抗的场景,也有被人簇拥着说成是“和平的象征”并作为职业英雄No.1活动的场景以及初到同镇救下某个少年并收了徒弟的场景,还有就是在雄英任教时发生的种种……

 

OFA已经传递给了下一代,自己也差不多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他感受着身体隐隐作痛的伤,不由得苦笑起来。

英雄……No.1……真的不好当呢。不知道绿谷少年,能不能好好地继承OFA的衣钵……

 

“喂,你想什么呢。”

不知何时,头顶上挡了一片阴。

一张皱着细眉却有点关切的脸出现在视野里,垂着细细软软的发丝,两瓣红唇一张一合。

“没什么,我在想绿谷少……”

欧尔麦特注意力全在那两瓣唇上,所以心不在焉地说着最后想到的事情。

然后头顶上的人红瞳闪了闪,低下头,把他没有说完的话堵在了嘴里。

“闭嘴。”

 

一个意外的吻,只是简单的唇唇相碰。

欧尔麦特嗅到了一股甜甜的气息,属于吻着自己的这个少年。

啊,好甜。

他在心里感叹着。

一会儿后爆豪起身,嚣张地扬扬眉,不耐烦地对意犹未尽的大人说,“别老提废久那个家伙。”

 

噢噢,关系还不好啊。

欧尔麦特没有领会少年的言外之意,略带遗憾地想着,并悄悄下了个决心。

找时间一定得好好磨合一下他俩的关系才行。

爆豪少年是绿谷少年成长中不可缺少的人,是离他最近的要追赶的第一人。竞争与合作,才能更好地成为下一代“和平的象征”啊。

 

所以。

他刚刚确实只想到了绿谷少年。

 

62.

晚上吃完饭后,爆豪就回班级校舍楼排练了。

欧尔麦特收拾好碗筷、备了会儿课、做了肌肉训练、洗好澡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的时候,一股莫名的空虚袭上了心头——他原本打算都陪爆豪看动画片的。

由于上次的失约,懊恼不堪的大人特意调整了晚上出去的时间。但是现在,他想弥补的那个少年却不在身边。

 

啊……是这样啊。

在不动声色地看完动画片之后,欧尔麦特终于明确地感受到了“失落”这种东西。

那天晚上,少年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情等了他那么久,他似乎有点感同身受了。

欧尔麦特轻叹一口气,用大手盖住眼睛,躺进了沙发里。

 

想……

想他。

 

“我回来了。”

一会儿后,爆豪打着呵欠进门。他刚脱下鞋,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笑意盈盈的脸。

“欢迎回来爆豪少年,需要搓背吗?”

“哈?” 

 

63.

爆豪虽然搞不清楚欧尔麦特突然的关心是怎么回事,但因为太困,便也由着他去了。

大人搓背的力道恰到好处,让本就犯困的少年更是舒服得想睡。所以在欧尔麦特给他吹完头发的时候,爆豪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爆豪少年,去床上了。”欧尔麦特收拾好东西,轻轻拍了拍坐在沙发上垂着头的人的肩膀,提醒他去房间睡,却只收到了一声“唔嗯”作为回应。

爆豪实在困得不想动弹,所以在听到下一句“需要我抱你回去吗”之后,张开手臂搂住了弯腰站在自己身前的人。

“要。”

软糯的声音带着撒娇的意味,一头小金毛还在大人的脖间乱蹭。欧尔麦特一边欣喜地想着“这样的爆豪少年只有自己能看到”,一边搂着那支纤细的腰把他抱了起来。

 

接触到的怀抱宽阔又温暖,爆豪下意识地把腿缠上欧尔麦特的腰,不禁又蹭了蹭。

“欧尔……麦特……”

 

啊啊,太犯规了。

某个大人被戳中了小心心。

 

等欧尔麦特准备关灯的时候,爆豪难得清醒了一会儿。他坐起身子揉揉眼睛,把枕头放到了两人中间。

“不准过线。”

“噗。”

这么困还记着呢。

欧尔麦特轻笑一声,关掉灯后抓起枕头就扔到了床下。他把重新睡过去的人搂进怀里,闻着少年身上甜甜的味道,晚上的失落在这一刻得到满足。

 

果然,真好啊。

有他在。

爆豪少年。


===TBC.===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