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右重症患者小Fufu

这里是夫夫🙈🙈过气同人文写手
龟速更文中🌝🌝
爆右only,所有都吃,目前主产欧爆
喜欢写肉肉,目标是每对爆右cp都产个粮
爆豪胜己是世界的瑰宝
欢迎去微博一起吹咔~
ID爆右重症患者

【欧爆】独占我的英雄(九)

64.

接下来的两天晚上,欧尔麦特都是在难熬的等待中度过的。

以前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过“孤独”这种感觉,可现在,他看着沙发上空着的地方,竟无比地想要那个少年坐在自己身旁。

是因为10多天来,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吗?可能是吧。

他偶尔会这样自问自答,为无处安放的思念找个蹩脚的理由。

 

不过还好,由于周六就是班级展,所以周五晚上的时候,爆豪临走前特意说了声“今晚会早点回来”,让在刷着碗原本有点失落的欧尔麦特开心得差点把手里的盘子捏碎。

 

按照往常做完该做的事情,大人就边看电视边数着时间等待开门声。但是直到指针指到九点半,他期待的人还没有回来。

 

说是早点……可这已经不早了吧。欧尔麦特有点不开心。

莫非,是出什么事了?他想想日子,快一个周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难道……爆豪少年中的个性发作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换下睡衣,开门就往一年A班的校舍楼走去。

绝对不是因为想早点见到他。

欧尔麦特心虚地想着。

 

而此时,在一年A班的校舍大厅里,早就排练完的一群人正在进行国王游戏。

今晚确实结束得早,所以有人提议玩个游戏娱乐一下。爆豪本来想走,但是上鸣说了句“你是怕输吧”,就黑着一张脸留下了。

所以现在,他看着手里抽到的号码,一边打呵欠,一边想着这帮混蛋什么时候结束。

 

“爆豪,困了吗?”旁边的轰看到他连续打了好几个呵欠,也不禁有了困意。

“闭嘴阴阳脸,别跟我说话。”爆豪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但轰似乎没有看到,捏捏手指,继续说,“我也有点困了呢。”

“听人说话啊混蛋。”

“对了爆豪,你的服装是什么样子的?”

“哈?你有在听我说吗,别跟我搭话!”

“我的王子服是蓝色的,还挺合身。”

“……”

 

于是两个人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直到这次的国王下达了指令。

“1号和11号!互相摸着对方的胸说一句‘奶子’!”

峰田兴奋地说完,然后光明正大地擦了擦口水。

这回终于轮到他当国王,可得好好满足一下自己的龌蹉想法。

不过下一秒,他就被蛙吹吊了起来,“小峰田果然说了这么下流的指令呢。”

作为班长的饭田也严肃地戳了戳眼镜,“峰田同学,你这种指令十分不妥当。万一是男生和女生,有损风纪。”

“是呀是呀,这样很不好呢。”

“峰田这样确实很不男子汉啊。”

其他同学也纷纷声讨,但这正是峰田想看到的,“我管你们呢!反正我是国王!1号和11号!快摸着对方的胸说一句‘奶子’!”

正当众人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轰看了眼自己的号码,举了起来,“哦,我是1号。”

然后他又看了看旁边人的号码,也举了起来说,“爆豪是11号。”

 

“……”

爆豪简直想一个爆破炸了轰焦冻和峰田实。

峰田简直想一巴掌扇烂自己的嘴。他想看的明明是女生互摸,再不济也是男生摸女生,可没想到竟然是男生摸男生!

“不要啊啊啊!!!我要撤回指令!!!小爷我想看……”于是峰田挣扎着想要反悔,但耳郎的耳机就在眼前几毫米处晃悠,求生欲使他立刻闭了嘴,“嗯,这样也挺好。”

“哈啊?!你们想死吗!!!!!!”

 

65.

总之,真男儿即使是玩游戏,也要好好遵守规则。

爆豪撇撇嘴,把手放在轰的胸前,直截了当地说了句“奶子”,然后就赶紧放下了。

但对面的人却迟迟不肯动手。

“混蛋,你干嘛不做啊!”

“我…我……”轰很是犹豫,一张池面脸皱着眉,显得十分为难,“这种词汇,不大好吧……”

啊啊,轰同学真是有涵养啊。围观的众人赞许地点了点头。

轰继续说,“这种气氛下,说不出口……”

啊啊,原来是气氛的原因吗。众人的表情由赞许转为微妙。

“我管你什么气氛!赶紧说完结束这破游戏!”爆豪早就困得不行,而对方磨磨蹭蹭的态度又让人不耐烦,所以他抓起轰的手就放在了自己胸上。

 

所以。

当欧尔麦特期待又开心地走进学生宿舍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手心接触到的胸肌意外地很软,而且……对方的胸似乎很大,轰还没来得及细细感受,就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哦,奶子。”

众人的表情更微妙了。

 

“你们在干什么!”

有人想要调侃几句,但一个庞大的身影立刻冲到了人群里。

 

轰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大手给打开,然后就看见欧尔麦特站到了自己和爆豪中间。

“嘿嘿,你们在干什么呢。排练完了吗?”欧尔麦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和,笑嘻嘻地看着一年A班的众人,同时不动声色地揽着爆豪的肩膀带到了自己身边。

 

同学们由于他的突然出现安静了一会儿,绿谷惊喜地小声叫了句“欧尔麦特”,他们这才回过神来。

“欧尔麦特!”

“是欧尔麦特!”

“欧尔麦特,你怎么来了?”

一群人簇拥上去,虽然天天上课能看到,但崇拜的No.1英雄来到宿舍还是让人很兴奋。

欧尔麦特把爆豪护得死死的,笑着说,“我来看你们排练得怎么样。”

他原本想说“来带爆豪回去”,但话一出口又变了样子。

 “嘁,早就排练完了。”爆豪的肩膀被握得有点痛,他一边说着一边想打开那只手,但反而被捏得更紧。他不禁皱了皱眉。

 

绿谷凑在最前面,看到两人的小动作,一双绿瞳闪了闪,没有说话。切岛也察觉出爆豪似乎不舒服,想过去拉他的手,但是欧尔麦特不经意地一挡,带着爆豪就往外走。

“既然你们排练完了那我就先带爆豪同学回去了,明天就是班级展,你们好好准备,早点休息!”

说着,还扯着笑比了个大拇指。

同学们被他感染,也纷纷比拇指回应,“好!”

 

等他们走远后,一年A班的众人没有再继续游戏,听话地满心期待地各自回房去了。

“轰同学,你不走吗?”绿谷目送欧尔麦特和爆豪走远,正准备上楼,就看到轰还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他想起刚刚游戏中发生的事情,笑容不自觉停滞了几秒。

“哦,我这就回去。”轰抬头看看他,放下手,拿好剧本后便和绿谷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里,两个人沉默着,各怀心事。

轰感觉自己胸口一直在稍稍快速地跳动着。在他那只纤长的手上,刚刚摸到的柔软还残留几分温度,让人心里乱了方寸。而且,在被欧尔麦特打到的地方,竟然微微地发着红,可见No.1英雄在分开两人的时候用了力。

轰想起欧尔麦特把爆豪带走时放在后者肩膀上的手,不禁开始烦躁起来。

可恶,怎么回事。

 

66.

“喂欧尔麦特,你把我捏痛了。”

回去的路上,大人和少年之间安静得出奇。

爆豪感觉出欧尔麦特心情很差,但是肩膀被捏的很痛,不得不出声提醒他。

“啊,抱歉。”

欧尔麦特这才意识到自己用的力度,赶紧松了手,然后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爆豪有点莫名其妙。

“喂,你怎么了吗?”

“没有。”

“哈?你这样子肯定有什么吧。”爆豪追上来,抬头看了看那张阴沉的脸,“是因为我今晚说好早点回去但是没有早回去?”

他看到欧尔麦特皱起眉头,知道自己猜中了,“那确实是我不对……嘁,还不是因为那帮混蛋说要玩什么国王游戏……”

欧尔麦特听到“国王游戏”四个字,一股无名火上来,立刻大声打断了他,“不是!”

“哈?”爆豪被惊了一下,刚想发火,但咬咬牙忍住了,“那是……什么啊。”

“不知道。”说完,欧尔麦特就大步走开了。

爆豪想追过去,但奈何两人的步差太大,他怎么也追不上。

可恶,搞什么啊混蛋。

 

“喂!你有什么话就说啊!自己一个人憋着干什么!”

少年不解的声音从身后远远地传来,欧尔麦特心烦意乱,走得更快了。

他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烦躁,在看到爆豪少年抓着轰少年的手放在胸上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

气?为什么生气?他不理解。而且越是弄不懂,他就越讨厌这种感觉——这种因为某个人而情绪受到影响的感觉。

所以,他故意从爆豪身边走开,不想再被影响。

 

最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门。

当爆豪走进大厅的时候,欧尔麦特已经把便服换下来了。

“爆豪少年去洗漱吧,我先休息了。”

“哈?喂,你到底怎么回事啊。”爆豪擦擦脖子上因为追赶而跑出的汗,伸手拽住了要离开的人的衣角,“我回来晚了确实不对,可你也不用这样子吧。”

他想起上周对方失约而自己什么都没有说,更别说发火,便不禁有点恼屈,“你跟我说啊!”

 

或许是少年细小的喘息声让人心疼,也或许是对方最后一句话里带了丝哀求。

欧尔麦特惊觉自己的不理智,便停住脚步,转过了身来,“抱歉……”

然而,入目的是对方微皱的淡眉、艳丽的红瞳、渗着细汗的鼻间和微微颤抖的红唇,还有黑色背心下露着的大片锁骨和肌肉,刚刚压下去的无名火又涌了上来——他想,轰少年在摸他的时候,看到的是不是也是这副样子。

 

于是,就在爆豪因为欧尔麦特转过身来看着自己而感到欣喜的时候,大人皱起眉,弯下腰握着他的肩膀低沉地说,“爆豪少年,你说过,这两个月我可以提要求吗?”

“啊?怎么突然说这个……”爆豪莫名其妙,但身前面带愠色的人似乎很严肃,便点了点头回答,“可以啊,随你便。”

 

“那……我也想摸你。”

“哈啊???”

 

67.

“喂,怎、怎么回事!混蛋你放我下来!”

在欧尔麦特说完那句要求之后,爆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扛着带到了浴室。

他一脸懵懵地被人脱去背心和裤子,在被扒拉掉内裤的时候遮挡了一下,然后就被放进了浴缸里。

“诶诶诶诶诶诶???”

身体接触到的水温有点凉,显然是对方早就放好水等他回来,但是时间过去很久,水已经没有那么热了。

爆豪怕冷,蜷起身子保持体温,不过没有多久,同样脱下睡衣泡进来的欧尔麦特就把他抱进了怀里。

 

“爆豪少年。”欧尔麦特蹭着怀里人的耳边,压低声音轻轻唤着,让还没缓过神来的爆豪颤了一下,随即红透了整张脸。

“喂,你干什么!”他转过身去推后面的人,但欧尔麦特抓住抵在胸前的手腕,揽住他的腰,低头就吻了上去。

“我想亲你。”

 

“唔……嗯……”口腔被突兀闯进来的舌头霸道地舔舐着,爆豪在喘息间闻到了只属于大人的雄性体香,短暂一吻结束后软软地倒在了欧尔麦特怀里。

“爆豪少年……”

强势的大人意犹未尽,低头舔着嘴唇,早先的火气终于降了下来。

因为现在,爆豪少年的样子除了他之外,谁都不会看到。

 

此时,怀中的人垂着红眸,发梢被水沾湿一点,在发红的脸上流下几颗晶亮的水珠。刚刚和自己纠缠过的小舌头偶尔伸出来沾沾嘴唇,不知道是在回味刚才的吻还是单纯地润湿唇瓣。一只细细的手腕被自己捉住,另一只握起拳头缩在两人胸前,给亲密的动作留出一点余地。但是除了上半身有一点缝隙之外,两个人的下身可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喂太近了,你离我远一点。”毫无疑问,爆豪感受到了一根逐渐变硬的东西。

欧尔麦特笑笑,换个姿势从背后搂着他,把头抵在了少年结实又小巧的肩膀上,“放心,除了个性发作,老师是不会碰你的。”

“哦。哼。”

爆豪撇着嘴表示不屑,却不知道自己是该放心还是该失望。

 

两个人就这样搂了一会儿,欧尔麦特感受着从身前传过来的点点温暖,心里不再焦躁,反而无比地满足。

如果说先前的郁闷他一点头绪都没有,那现在的欢喜他倒十分清楚原因——现在,这个少年在自己怀里,他是只属于自己的。

但他没想过为什么他会觉得是“属于”。

 

又过了一会儿,爆豪开了口,“喂,欧尔麦特。你今晚为什么生气。”

欧尔麦特张张嘴,脸带歉意,“啊。抱歉爆豪少年,让你受委屈了。”

“哈?委屈个屁。你回答我的问题。”

“嗯……我也不知道。”欧尔麦特是真的不知道。

爆豪垂垂眼眸,主动把搂在自己腰上的两只手放到了胸前。这让本就想做坏事的大人一怔,随即两手轻轻盖住,把他抱得更紧了。

爆豪叹了口气,“是因为……看到半边混蛋摸我了?”

“嗯?”欧尔麦特一愣。

“因为刚刚你说你‘也’想……”后面的两个字爆豪没有说出来。

“呃。”No.1英雄老脸一红,觉得自己有时候说话还真是……不嫌害臊。但他仔细想了想,确实有道理,自己是在看到那个场景之后就开始烦躁的。不过,“我为什么要生气?”

“你……混蛋我怎么知道你!我困了!洗完澡赶快睡觉!”

于是谈话匆匆结束。

最后,爆豪扑腾着,欧尔麦特在他的反抗下心满意足地摸了个爽,然后两个人就洗完澡回房睡觉了。

 

夜里,大人依旧搂着少年,睡得无比安心。

爆豪在黑暗里睁开眼,眉头轻轻皱着,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原本想问的一句话说出口。

 

你,吃醋了吗?

 

他好想知道。

可是,他不能说。

 

就像欧尔麦特说过的,他们是老师和学生,是大人和孩子,而且都是男的。更别说,那个人还是No.1的大英雄,是社会“和平的象征”。

他不能干预对方的感情,除非欧尔麦特自己想明白。

他更不能被发现自己的感情,不然,他就没办法像这样亲昵地待在对方身边了。

两个月,至少这两个月,让他默默地完完整整地独占自己的英雄两个月吧。

 

喜欢……

这种心情,绝对不能被看出来。


===TBC.===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