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右重症患者小Fufu

这里是夫夫🙈🙈过气同人文写手
龟速更文中🌝🌝
爆右only,所有都吃,目前主产欧爆
喜欢写字母,目标是每对爆右cp都产个粮
爆豪胜己是世界的瑰宝
欢迎去微博一起吹咔~
ID爆右重症患者

【欧爆】独占我的英雄(三)

啊,文字功底好差劲,完全没办法好好地把心里的场景描述出来啊!如果会画画就好了……〒▽〒(泪)

气气,天热、考试、实验、瓶颈期,一只小Fu同学就要失去梦想了=△=....

最后弱弱地问一句,有人喜欢这篇文吗?

========正文========

14.

来到教学区后,两人就分开了,临走前欧尔麦特嘱咐了超多注意事项,直到被少年不耐烦地轰走。

刚进教室,爆豪就被班上的人关切地围了起来。

“咔酱,你没事吧!”

“爆豪同学,你有没有受伤?”

“爆豪,你身体还好吗?”

“吵死了你们这群混蛋!”爆豪恶狠狠地推开挡在身前的绿谷等人,往座位上走去,“老子怎么可能有事啊!”

噗,再怎么凶也还是有好好地回答啊。

欧尔麦特在门口捂嘴偷偷笑着。因为有点担心,所以他去了趟办公室后又来到了这里。

“喂,这节课不是你上吧。”身后,相泽走近,看着教室门口弯着高大身材、形迹可疑的人冷冷地问。

可疑人物赶快直起腰板,回头朝来人竖起大拇指,“我、我来看看孩子们,他们很活泼哦!”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说是来看爆豪的。

“哦。”相泽简单应了一声,看了看教室里面,某红瞳少年正一脸不耐烦地赶走身边围着的人,“昨晚还好吧?他。”

“嗯。”谈到爆豪,欧尔麦特立马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他中的个性一点发作的迹象都没有,身上的痕迹也还没完全消去,所以……”他是指爆豪在夏天还穿着的长袖制服。

“嗯,那就静观其变吧。”嘴上轻松说着,相泽的脸上却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心疼。

“……”欧尔麦特突然想起神野事件前的发布会。

【“爆豪同学在运动会上的举动,是因为他所向往的‘理想的强大’才导致的。

“他比任何人都更加向往成为‘最强的英雄’,因此而有些急躁。

“如果对方真的把这份急躁当作一个‘机会’来看待的话,那敌人就实在太过天真了。”】

相泽,似乎对爆豪少年……很了解啊。

心里出现了某个想法,他突然很想问,但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能这样了。”

他最后说,一双蓝瞳看向远方。

 

15.

这一天平和地过去了。下午放学后,爆豪在教室里等着还在处理文件的欧尔麦特。

夕阳暖融融的,窗外的微风摇曳着树枝,吹起窗帘扫到脸上。穿着的长袖制服在这个季节很热,同学们已经走了,爆豪犹豫了下,把外套脱掉,露出斑驳着红痕的手臂。

【哈哈哈真美啊!真美啊!痛吗?痛吗?!】

确实好美呢。他看着张牙舞爪的痕迹,嗤笑了下。被鞭打的疼痛和屈辱偶尔会忘掉,但是身体却一直都有好好地记住呢。他把头埋进双臂,手捂上头顶,垂下来的发丝遮住黯淡的眼睛。

不过,还好。还好……

门外,欧尔麦特一动不动地看着,迟迟没有进去。一双大手攥起拳头,放下,又攥紧,最后还是颤抖着松开。他笑着边进门边打招呼,“呦,爆豪少年,我来迟了!”

还好,有他在。

被叫的人抬头,一瞬间,红瞳里全是光,灿若千阳。

“嘁,来得太迟了啊!”

 

16.

晚饭又是爆豪操刀,用昨晚剩的牛肉和蔬菜做了咖喱。

“啊,好吃哦爆豪少年。”欧尔麦特毫不吝啬地夸着,有趣地看着对方边喝着汤,垂下眸子轻“哼”了一声。

噢噢。他又开始在心里感叹着。

这次,趁爆豪刚吃完还没缓过神,欧尔麦特抢先拿走碗,去了厨房,“以后我来收拾!”

“哦。”爆豪没有理会他,慢悠悠地剃完牙,慢悠悠地走进厨房,看着魁梧的男人在慢悠悠地刷着碗。

啊,洗洁精放的有点多。欧尔麦特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油渍处,看着起满了洗漱盆的泡沫一脸无奈。他转头,看到了也一脸无奈的少年。

“那我先去洗澡了。”爆豪耸耸肩,似乎心情很好,嘴角勾起细小的弧度。

“好。”欧尔麦特答应着,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并脱口而出,“要我擦背吗?”

“哈?”正欲离开的人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加快脚步,“谁稀罕啊!”

噢噢。欧尔麦特看着走远的少年泛红的耳朵再次感叹。

 

浴室,爆豪盯着镜子里的身体又看了好一会儿,咬咬牙,抹满了带着柠檬香的沐浴乳。

 

17.

“这次我绝对不会再上床了!”临睡前,爆豪对提出换地邀请的欧尔麦特表示着自己的决心。

“那,一起?”欧尔麦特又换了个提议,然后好心地提醒他,“虽然爆豪少年的睡姿不大好,但是这张床睡两个人也还可以的。”说着,还往里挪了挪,有节奏地快速拍拍空出来的地方。

“……”爆豪咬着嘴唇忍下想扔枕头的冲动,掀起地上的被褥钻了进去,“都说了不要!晚安!”

好凶……关灯后的欧尔麦特再次怀疑少年是不是讨厌自己。

不过——

似乎,不讨厌吧。半夜,欧尔麦特看着钻进被窝里的淡金色脑袋,把身上的被子往他脖间掖了掖,安心地睡去。

第二天,爆豪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是在床上,他愤恨地捶了下被子,然后又抱紧,狠狠地嗅了一把。

门外的欧尔麦特这次没有大喊,默默地看完全过程,默默地离开房间,默默地温了牛奶,嘴边的弧度一直没有下去。

 

18.

又一起来到教学区后,欧尔麦特碎碎念了好久。奇怪的是,今天少年意外地安静,只是简单“哦”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什么事。

下午,在办公室翻看一年A班课程表的欧尔麦特打翻手里的水杯,来不及收拾,跑去了体育馆——

今天有游泳课。

而当他赶到的时候,课程已经进行了一半。偌大的泳池里是闹腾的人群,他喘着粗气环顾了好几圈,期望中的淡金发一直没有出现在视野里。

“喂,现在才来吗。”相泽从泳池对面慢慢走近,冷淡的声音一如往常,但是黑瞳里的怒气藏都藏不住。

欧尔麦特被看得心虚,但也顾不得去思考为什么,说话的时候竟有点结巴,“他……爆豪少年……呢。”

相泽看着他,闭眼停了一会儿,终于慢慢睁开,看向别处:“我让他去保健室了。”

“啊,那就好。”欧尔麦特感激地松了一口气,不知何时攥紧的拳头放了开来,“那个……谢谢你了。”

相泽没有回答,视线始终没有落在他身上,转身走开了。欧尔麦特尴尬地挠挠头,打算离开,身后传来不加掩饰的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拜托过,要好好照顾他的吧。”

 

19.

时间回溯到上课之前。

其实爆豪早就知道今天的课程,但是欧尔麦特没有提这件事,所以他也就没说,一直在自己思考着对策。

啊,没有办法的吧。绞尽脑汁想了一上午,爆豪狂躁地揉乱一头细发,得出“必死之局”的结论。

【不知道你这样子被人看到的话会怎么样呢?会被议论吗?会被想虐待你吗?啊~会的吧!会的吧!哈哈哈哈哈!】

可恶!混蛋!

更衣室里,其他人都已经走了,爆豪愤恨地捶了下衣柜,手摸上纽扣开始换衣服——

长袖的外套被粗暴扔下,落在长凳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松松垮垮的长裤也退到脚底,用手拎起,甩到了柜子里。恶狠狠撕开短袖衬衫的扣子,在半扯到腰间的时候,一件长长的外套盖住了即将全部露出的吓人的淡色痕迹。

“喂,你这个样子准备去干什么。”

爆豪咬着嘴唇低头,眼里的惊喜在听到来人的声音后暗了下去。

“上……课,那还用说。”

相泽在一旁看得真切,半伸出的手收回,拢了拢额前的长发,“这节课先别上了,去恢复女郎那儿待着吧。”说着,扔给他一张“保健室申请单”。

“嘁……”爆豪接住,被特殊对待的情况让他攥紧拳头,但也只能不甘心地松开,“谢谢……老师了。”

相泽看着他的侧脸,犹豫了下,还是把手放在了那头薄金发上,轻轻揉了揉,“你啊。”


TBC.

评论(17)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