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右重症患者小Fufu

这里是夫夫🙈🙈过气同人文写手
龟速更文中🌝🌝
爆右only,所有都吃,目前主产欧爆
喜欢写字母,目标是每对爆右cp都产个粮
爆豪胜己是世界的瑰宝
欢迎去微博一起吹咔~
ID爆右重症患者

【欧爆】独占我的英雄(五)

注:爆豪身上的瘀痕设定有改动,改为从一开始很严重,然后再慢慢消去(原文是本来就很淡)。

好久没更新了。上周半个字儿都写不出来,这才知道瓶颈期的可怕…于是这回将近6000字,把存货都给发出来了,下一小节专心写H。

因为时间跨度有点大,可能会不连贯,也可能会又臭又长,希望各位不要介意,虽然我自己写得很开心啦~至于两个人的感情,不知不觉写成了慢热,篇幅也可能超出预想(刚入门就写中篇实在是错误之举!!!!!!),希望大家能耐耐心心地看下去,如果你们喜欢的话就更好了✿

文后配了点图,都是从漫画里截的。

以上。

==========正文==========

28.

就这样,欧尔麦特准时出现在每节课堂上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天。同学们渐渐地习惯,但还是会经常在班级群里交流今日“偷拍”。

今天是爆豪被绑架后送回的第七天,一年A班又有了游泳课。

身上的瘀红经过一个周的时间已经转好,但淡淡的还是能看出痕迹。

“啧。”爆豪在人群已经走光的更衣室里,看着敞开的衬衫下,胸口上斑驳的大片浅印,犹豫着是继续请假还是就这样换上泳裤直接出去。

“呦爆豪少年!”门口出现了近日来出现频率超高的人,欧尔麦特打着招呼进门,就看到转头正对着自己的少年那遍布着肌肉和浅红的上半身,“咳咳!不要担心,因为我来了!”

“哈?这个时候说什么台词啊!”爆豪的红瞳里闪亮闪亮的。

“这个,给你!”欧尔麦特看向别处,把手里的东西递出。爆豪接过一看,是一身长袖长裤的游泳服。

“我也穿了哦!”说着,欧尔麦特敞开西装,露出里面同样款式的长袖泳衣。然后,就看到少年翘起嘴角,用惯常的语气回了一句,“嘁,丑死了!”


不过,这一身正好。

爆豪脱着衬衫和长裤,在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什么,扭头看了一下在旁边发呆的人,“话说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嗯?帮你拉拉链啊。”被质问的欧尔麦特把视线移向他,无辜地指了指自己泳衣背后,“这个一个人的话,很难拉的。”

“那……你先出去,等我需要的时候再叫你。”

欧尔麦特看着少年和身体一样有点红的脸,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转身出去了。

哎呀,这个年纪的孩子,也太害羞了吧。


29.

“喂,好了。”

一会儿后,站在门口的欧尔麦特感到有人在戳自己胳膊,他转头,就看见了撅着嘴、满脸不乐意的少年,“给我拉拉链吧。”

噗。欧尔麦特在心里偷笑,看他这个样子,肯定是自己拉了好久都没拉上。

“你刚刚是不是笑了!”爆豪看在眼里,往对面人的胳膊上捶了一下。

“没有没有。”欧尔麦特连忙摆手,捉住少年的肩膀绕到他背后,“爆豪少年穿着很合身哦。”

“哼!那还用说!”


一分钟过去了,欧尔麦特有点疑惑。

这个泳衣的拉链确实很难拉,但也不至于难到这个程度吧。他又尝试了好几次,拉链依旧纹丝不动。

“爆豪少年,你是不是自己偷偷拉坏了。”他探头,看了看有点不耐烦的少年。

“哈?!才没有!是你拉坏了吧!”爆豪气得回头瞪了他一眼。

欧尔麦特没办法,想了想,可能是反面夹住了,于是探进手去,把拉链处翻了过来。

被温暖的大手碰到肌肤的时候,爆豪颤了下,细碎的声音从嘴里发出,意味不明,“啊!”

他赶紧捂住了嘴。

不过好在,身后的人似乎并没有听见,爆豪回头偷偷看了一眼,那人嘀咕着“啊,果然是这样”,然后调整一下泳衣,把拉链拉上了。

“好了爆豪少年,这样你就可以下水了!”欧尔麦特直起身子,往他后背大力拍了一下,推着他往前。

“哈?!我自己能走啊!你放手!”爆豪挣扎着,终于甩掉肩上的束缚,轻“哼”一声,大步走开了。


长长的防滑走垫一望无尽,午后的阳光透过廊道的窗洒下,带着暑气,不知道烫了谁的心。

被落在后面的欧尔麦特慢慢停住,低头捂上自己发红的脸,顿了好久,才把胸口的波澜给平息。

刚刚少年的一声他其实有听到,细细软软的,千啭入耳,乱了多年未动的心绪。

“喂,走不走了!”指缝里,逐渐走远的人回头,不耐烦的表情配着赤色的瞳眸,肌肉健硕而完美,腰身却意外地纤细。

啊,真的……

欧尔麦特拍拍自己的脸,深吸一口气,放下手追了过去,“来了爆豪少年!”

很不妙啊……


30.

“呦,爆豪!过来这边!”两人刚出现在泳池,爆豪就被切岛等人招呼了过去。

“哈!丑死了你这泳衣!”上鸣掬了一捧水泼向他,看到慢慢走近的欧尔麦特,立刻又掬起一捧水泼了出去,“艾玛!超级好看啊你这泳衣!”

上鸣少年,我有听到的。

昨晚在泳装店纠结了很久才决定的欧尔麦特看看身上和少年同款的黑金色长衣,突然对自己的品味产生了怀疑。

“怎么,你也穿了?”旁边传来没有感情起伏的声音,相泽抱着手臂在长椅上坐着,看着少年,又看了他一眼,小声啧了一句,“你该不会也想下水吧。”

敌意——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能在对方身上感受到的情绪,此时也十分清晰。欧尔麦特连忙摆摆手,“没有没有。”然后找个离他比较远的位子坐下了。


泳池这边,爆豪还没入水就被连泼了两次,气得咬牙切齿。

“白痴脸,你想死是不是!”他把湿掉的头发拢到耳后,瞅准上鸣在的地方,没有多余姿势,抬腿就跳了进去。

“啊!你别!”而刚刚恶作剧的人来不及躲开,笑容凝在脸上,被狠狠地撞了个满怀,“噗呜呜……”大片的水立刻把他淹没。

当然,溅起的水花让在一旁看热闹的同学也无法幸免。

“喂!我的发型!”切岛今早花了一个多小时固定的头发功亏一篑。

“咳咳,呛进水了……”无辜游过的绿谷乱了姿势,喝了好大一口水。

“男生们在干什么,球都被弄跑了啊!”女生们正玩着排球,也被波及到。

不过,始作俑者可一点自觉都没有。

爆豪和上鸣在水下纠缠了一会儿,最后成功按着他从水里跃起,大喊了一声,“嘁!谁管你们!”而后看清了周围的情况,又拍打起大片的水泼向狼狈的众人,“哈哈!看你们的蠢样!”

水花起起又落下,一脸“蠢样”的一年A班同学受到了刺激。

“哦,球。”双方紧张对峙间,女生们刚刚被冲走的排球慢悠悠地飘了过来。离它最近的轰伸手捉住,和对面扬眉挑衅的人对视几秒,一张池面脸发着光,“来吧,爆豪。”

于是,一场多V1还V不下的混战开始了。

噗。欧尔麦特目睹全程,看着金发红瞳的少年在水光和阳光下闪耀的笑脸,也不自觉笑了出来。

相泽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


最后,混战的游泳课以班级排球比赛结束。

回去的路上,许久没有下水畅快玩闹的爆豪嘴里念叨着“废久那家伙球技超差”“狗屎头倒还不错”“放水混蛋那张脸看着就让人来气”“大饼脸力气还挺大”之类的话,年少的脸上尽是欢喜和张扬。

哎呀,还给他们起了外号。在一旁细细听着的欧尔麦特偷偷捂嘴,看着双手插兜、满目夕阳的少年,心也被霞光烘得暖暖的。


31.

晚饭是咖喱。

洗好手坐下的人看着自己盘子里用酱汁在白米饭上写的“谢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你笑什么笑!”一直偷偷往这边瞄的爆豪看到他的反应后怒拍桌子,并凶狠地把手抓上了盘边,“不吃拉倒!”

“诶诶诶别!”欧尔麦特连忙按住,看着他有点恼羞的表情和撅起的嘴,又笑了一下,“爆豪少年真可爱。”

“哈啊?!”被莫名说了一句的爆豪摸不着头脑。

“嗯。”欧尔麦特趁机把饭抽回,然后大手摸上他的细发,“所以,不客气哦。”揉搓了一会儿后,才被后知后觉地打开。

“呸!可爱个屁啊!”No.1大英雄没来由的话和蓝瞳里的认真与笑意让爆豪的耳朵泛上了红,“别把我当小孩子!”

他猛地坐下,掩饰着什么似的狠戳着盘子里的饭,一张年少俊秀的脸因为害羞和别扭微微鼓起着。

确实很可爱啊。这么想着,刚刚被打开手的欧尔麦特又不怕死地戳了上去,“爆豪少年的嘴脸很鼓呢。”而且软软滑滑的,手感很好。

“……” 

一会儿后,爆豪阴沉着脸,握住在自己脸上不停戳弄的手指,微微出汗,“你要是不想要这只手了我就给你个痛快。”

“……我错了。”


32.

愉快地吃完饭后,欧尔麦特又出去了。临走前他朝着刚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的少年挥挥手说了句 “我一会儿就回来,等我一起看动画片”,被恶狠狠地当头砸了一条毛巾。

“嘁。”爆豪看着合上的门,觉得这个人最近的性情有点往“调皮”的方向发展。

不过…也不错吧。他想起什么似的勾勾嘴角,去冰箱拿了支冰棒咬住,坐上沙发打开了电视。

柠檬味的清甜在揭开包装纸的时候散发进空气,冰凉刺激着舌尖,让爆豪舒服地长呼一声。

前几天,为了缓解逐渐炎热的暑气,顺便丰富一下No.1英雄家里的大冰箱,两个人去超市的冰淇淋区扫荡了一圈。回来后欧尔麦特发现少年一下子吃了3支柠檬味的冰棒,当晚又偷偷买了几十根回来,塞得冰箱原本空出来放食材的一层也满了。于是,被狠狠地骂了一顿。

哼。爆豪想起No.1大英雄被训时委屈的脸,心情大好地慢慢从嘴里抽出冰棒,又伸出舌头卷住,含了进去。


33.

少年吃冰棒的姿势有点不对啊。这是欧尔麦特回来后看到某场景的第一反应。

“哦,回来了啊。” 爆豪听到声音扭过头,抽出嘴里不知道第几支的冰棒发出“啵”的一声,戏谑地看着满身大汗、快步走近的人,“两个小时五分钟,你的‘一会儿’可真短呢。”

“抱歉久等了。”欧尔麦特随口应了一声,看着他在灯光下亮亮的红瞳,像是想到了什么,勾起嘴角。

“嘁,我才没有等你。”爆豪不屑地反驳着,撇开视线。他正准备再次把冰棒含进嘴里,就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手腕。“我尝尝。”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闯进耳朵——

欧尔麦特俯下身子,在他诧异的注视下,轻轻咬了一口被含化过的冰棒,然后,舔着嘴唇盯着那双瞪大的眼,说了一句:“噢,好甜。”


钟表的滴答滴答暗示着时间的流逝。撩人的人看不出有心无心,被撩的人瞬间就被看穿了心绪。

爆豪愣了几秒,在对面那双蓝瞳玩味的注视下,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成了嫩红色。

噢噢,欧尔麦特这个反应有点意料之中的掌握——不过他此时所想到的还是与事实有些偏颇。因此,他的内心还能稍显平静,但心里藏着东西的爆豪就差远了。


扑通。心脏在胸口处的跳动异常清晰。爆豪生怕被听了去,抖了一下微微痛的手腕,却挣脱不开。

此时,两个人之间只隔着一支冰棒的距离。欧尔麦特壮硕的身体压在沙发上,遮挡住灯光,让爆豪视线里只有他那张刻画着多出十几年岁月的脸和蓝得摄魂的眼睛。而且出了很多汗的健壮身体散发出强烈的雄性荷尔蒙味道,霸道地侵占了周围全部空气,在爆豪急促的呼吸间渗入进他的身体。


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

时间似乎静止住了,但空气中有谁的心跳在迅速加快——爆豪惊恐地瞪大眼睛,他发现是自己的。而且——

原本只是普通的加速,顷刻间,变成了轰鸣,来势汹汹。

“呜……”心脏的负荷太过沉重,爆豪眯了眯眼,呜咽出声,同时感受到了身体一股莫名的叫嚣。

而欧尔麦特听到熟悉的细细软软的声音,也是一顿,眸色更加深沉。他有考虑要不要松手,但是心里浮上千百个不愿意,让他不禁思考起原因。而这一犹豫,爆豪便失去了最后挣扎的机会。


欧尔麦特的味道和体温还在接连地冲进体内。爆豪甚至屛住呼吸,却仍是无济于事。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当心跳似乎达到了顶峰,他觉得要窒息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冲动。Jing……jingy……爆豪惊觉不妙,但还来不及细细辨识,须臾间就被腐蚀了理智。


“想……想要……”

于是,几个字被呢喃出口,惊呆了原本沉浸在各自奇妙氛围里的两个人。

“爆豪少年?”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本就冷静的欧尔麦特,他顾不得内心的悸动,连忙松手起身。他的本意只是逗弄,如果再这么下去,事情可能就会超出预料了——那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闭、闭嘴!” 

而获得自由、恢复理智的爆豪也赶紧往后退,拉开两人的距离。


空气由燥热变得沉默。

爆豪缩在沙发一角,恨得不到时光倒流,把刚刚说出那句话的自己给一巴掌打醒。他紧咬着嘴唇,害怕再发出其他音节,但是身体的躁动来得各更加真切。

扑通、扑通、扑通。

想要…想要…想要……

欲望灼烧着理智,让人难以呼吸。

爆豪突然意识到——

个性,发作了。


34.

暴露在空气里的冰棒在灼热的呼吸下开始融化,滴在沙发上,沾了粘腻。欧尔麦特看着爆豪皱着眉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心里也在打鼓。

怎、怎么回事……刚刚……难道听错了?

他犹豫了一下,想要去试探对面人通红着脸是否是因为发烧,被一巴掌打开。

“搞什么!想要你去洗澡啊!浑身臭死了!”爆豪强迫自己保持理智,捏住鼻子摆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眸子清亮,但也只是暂时的。

呼……被嫌弃的欧尔麦特反而偷偷松了一口气,他莫名觉得对方像往常一样恶狠狠的模样反而更让人安心。果然,刚刚只是会错意了吧。

“抱歉抱歉,那我先去洗澡。”他带着歉意笑笑,大手习惯性地摸上那头薄金发,“等我过来看动画片。”然后在“谁管你啊”的凶恶回答中离开了。


待他走后,爆豪才终于得以松一口气。他收起故作凶狠的模样,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轻轻勾了勾嘴角,“早就结束了啊,混蛋。” 一双迷浊的红瞳里满是嘲讽的笑意。


他看看手里,被咬了一口的冰棒已经快要化光,顶端的一圈牙印倒还是很清晰。他一个愣神,鬼使神差地,就把嘴唇凑了上去,轻轻舔吸。

“嗯……”柠檬的清甜,是那个人沐浴乳的味道。


一会儿后,当舌尖接触木棒,爆豪才又回过神来。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做的事情,差点把牙给咬碎。


“可恶!”他恶狠狠地把冰糕棒戳进已经躺了好几支的垃圾桶里,低声咒骂着,起身离开了。

粗暴的动作带动宽大的睡衣,露出泛红的身体和似乎又逐渐清晰的痕迹。

【哈哈哈哈哈,这可是个很棒的个性哦——】


35.

半个小时过去,当洗完澡、浑然不知自己恶作剧带来了什么样后果的人清爽地出来的时候,爆豪已经睡着了。


“诶?不看动画片了吗。”欧尔麦特看了眼缩进被窝里只露出一小撮金发的少年,小声嘟囔了句,把房间里为他留的灯给关上。屋子立刻暗了下来,床头的夜光闹钟在这一刻亮得清晰,提醒着现在的时间——差一刻,11点钟。


嗯?11点?一直觉得时间还早的欧尔麦特有点恍惚。

这么…晚了?他记得自己出去的时候明明才8点,怎么……

啊。

被忽略掉的东西终于被记起。


欧尔麦特想起回来时少年满不在乎地说的“两个小时五分钟”,一下子愣在那里,许久未动。


感情是种很奇怪的东西。

主动撩拨的人可能只是出于好奇,大人的冷静也可能只是因为没有动心。

【“我一会儿就回来,等我一起看动画片。”】

【“两个小时五分钟,你的‘一会儿’可真短呢。”】

【“抱歉久等了。”】

【“我才没有等你。”】

本就是不公平的事情。

没有人会怪罪无心之举,更何况是某个向来骄傲的少年,总是说着自己毫不在意。


但是,对方在等待自己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他又是怎样用口腔的冰凉来保持清醒的呢?

欧尔麦特突然很想知道,脑子里出现的却只有少年不知所措的眼神和通红的脸。


咚。有东西轻轻锤打在胸口,带起一阵沉闷的温柔和疼痛。

啊啊,做得过分了呢。欧尔麦特咧出一个勉强的笑,看着少年埋进被子里只露出一点的头发,俯身摸了摸。

“对不起。”失约的歉意被呢喃出声,但心里泛上的自我厌恶却无处排解。


欧尔麦特在爆豪身边坐下,就这么看着他,看着月华在他身上开出清冷的花,沉默良久。


从开学至今的相处,加上一个周的亲密“同居”,欧尔麦特自认为对爆豪有了一个比较深的了解。

他知道对方骄傲又自尊的性格,暴躁却意外地冷静细腻。好胜心比谁都强,学习和战斗技巧一流,做饭很好吃,家务也很棒,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优等生。他会别扭地接受别人的好意,被夸奖也会脸红,但总的来说,还是什么事情都自己承担,从不轻易说自己做了什么,也不会主动请人帮助。一个人默默地经历和承受着,坚强得一塌糊涂。

而且即使是哭,红瞳里依旧是倔强和不屈,耀眼得让人称叹。欧尔麦特想起第一次看到爆豪哭的样子,那凶狠的表情让他先是吓了一跳,而后又觉得十分可爱。“我会成为超越你的英雄。”他是这么说的。想到这里,欧尔麦特不禁轻声笑了笑。

但是。

当然,也有为数不多的几次,他看到了少年似乎可以称之为脆弱的表情,像淤泥事件、像体育祭晕过去之前、像得知他和绿谷少年的秘密,也像那天在教室里,看着自己身上斑驳的痕迹……

于是,就这样两相对比——心疼——成了欧尔麦特迄今为止对爆豪最明晰的感觉,而且这种感情一旦出现,就再也收不回去了。当然还有一些其他不知名的情愫,遗憾的是,作为“和平的象征”,身上的重担让他隐隐约约、一时间无法认清。


总之……

如果他和绿谷少年一样,多依赖一下自己就好了。

欧尔麦特是这样想的。然后这么想着,摸着少年头发的手换个地方,将他抱了起来。

既然不主动依赖,那就只能让成熟的大人主动了啊。


于是,这回不用“夜袭”,个性已经被挑弄得发作、再受不了荷尔蒙刺激的爆豪被不自知的始作俑者抱上床,再次搂进了怀里。

对于No.1的大英雄来说,这实在是一个错误的举动,但是,也是一个让欧尔麦特终生都不后悔的决定。


TBC.

配图:

【而且即使是哭,红瞳里依旧是倔强和不屈,耀眼得让人称叹。欧尔麦特想起第一次看到少年哭的样子,那凶狠的表情让他先是吓了一跳,而后又觉得十分可爱。“我会成为超越你的英雄。”他是这么说的。想到这里,欧尔麦特不禁轻声笑了笑。】



【但是。当然,也有为数不多的几次,他看到了少年似乎可以称之为脆弱的表情,像淤泥事件】


【像体育祭晕过去之前】



【像得知他和绿谷少年的秘密】






【也像那天在教室里,看着自己身上斑驳的痕迹……】

没有图,想着以后自己画出来……


总之,小胜好令人心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你也只是个少年。”

呸呸呸呸呸!!!!!

前面的文里有一句“如果他和绿谷少年一样,多依赖一下自己就好了。”写的时候自己都在鹅心!他和出久能一样吗!你的眼里能看到他吗!

我都能想出后面的剧情了!

另外,请大家一定去看看这个围脖。https://m.weibo.cn/1909772735/4254533117454164

会对欧叔和小胜这对CP有更深的理解的。

以上。

(个人很喜欢自己写的这篇文啦,虽然文笔和文风都很不成熟,故事也不是很连贯,但是感蟹大家能够看到这里。我会更努力好好写的。爱你们♥)

✿♥♥♥♥♥✿

评论(8)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