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右重症患者小Fufu

这里是夫夫🙈🙈过气同人文写手
龟速更文中🌝🌝
爆右only,所有都吃,目前主产欧爆
喜欢写肉肉,目标是每对爆右cp都产个粮
爆豪胜己是世界的瑰宝
欢迎去微博一起吹咔~
ID爆右重症患者

【欧爆】独占我的英雄(四)

才发现第四章被屏蔽了,重发一下=V=

========以上=======

20.

欧尔麦特焦急地推开保健室门的时候,一阵风恰好从窗外吹来,把少年身上薄薄盖住的毯子吹落。

“喂,你想把门卸下来吗。”恢复女郎转身看着大步走向床边的人,生气地用拐杖怼了怼他健硕的小腿。

“啊,抱歉。”

欧尔麦特弯腰捡起地上的薄毯,准备再给少年盖上时,手不可抑制地抖了一下,“他…为什么…”

少年只穿了一条内裤,浑身仍未褪去的痕迹暴露在空气里,让人忍不住收紧了呼吸。

“我给他涂了药。”恢复女郎坐上床边的高凳,叹了口气,“可是涂药也没用。这种鞭打方法,皮外伤不会很重,但是从瘀痕的情况来看……”

她顿了一下,看向死死盯着少年的欧尔麦特。

“他一定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

“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欧尔麦特没有说话,在医院的时候,这个事实已经被医生陈述了很多次,现在听来,依旧是让人心疼。他沉默了一会儿,摸着少年的发丝点点头,“嗯……嗯。”

恢复女郎继续说:“我没有给他治愈,这种伤,还是慢慢恢复比较好。你说你带的学生怎么总是这样,绿谷那孩子是,这个骄傲的孩子也是。”她想想少年脱下衣服时豪不在意的表情和低垂无光的眼睛,摇摇头,“好在绿谷现在不怎么受伤了,但是这个孩子,最近总被敌人盯上。你既然作为No.1,就好好保护好他们啊。”说着,又用拐杖怼了怼她口中No.1英雄满是肌肉的胳膊。

【“这点小事都没有注意到。你要是不想照顾他的话,那就给我吧。”】

相泽阴沉着脸说的话在耳边响起,那句“那就给我吧”让欧尔麦特心里特别烦躁,但又不知道在烦躁什么。

可能是因为自己保护他人的能力被质疑了吧,而且在医院的时候明明有下决心。他这样在心里解释着,手摸上少年的脸,看向恢复女郎的眼神十分坚定,“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他的。”

“嗯,那再好不过了。”恢复女郎安心地点点头,看着他目不转睛的蓝瞳和总是不自觉放在少年脸上和发上的手,某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


21.

夕阳西垂,校园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爆豪睁眼的时候,背部和屁股上敷着两只温暖的大手。他花了三秒的时间眨眨眼,两秒的时间思考,然后一秒的时间红了脸,“放、放我下来!”

感受到怀里人的动弹,欧尔麦特低头看了一眼,反而收了收手臂,“呦爆豪少年,你醒了。”

“放我下来!”挣扎无果,爆豪又重复了一遍。

“就快到校舍了,你睡了很久哦。”欧尔麦特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

“放我下来啊!话说你为什么要抱着我啊!”

“因为你睡了很久。”

“那我醒了就放我下来啊!”

“可是快到校舍了。”

“我知道!所以这有什么联系吗!老子自己能走!”

“……”欧尔麦特突然停住,低头盯着恼羞成怒的少年不说话。

对视了一会儿,爆豪被看得不自在,心虚地眨巴眨巴眼,“干嘛。”

“爆豪少年,”严肃的男人悠悠开口,“好孩子是不能说粗话的。” 然后右手轻轻拍了一下手里的肉。

“你!”被“恶意”打屁股的爆豪颤了一下,愤怒不止,捏着爆破朝自己崇拜的英雄打了过去,“都说了我不是小孩子!!!!!!!!”


22.

欧尔麦特是一个好英雄,也是一个好老师。

所以,即使被学生“殴打”,他也仍坚持不懈地用公主抱将少年抱回了校舍。

于是,晚饭的时候,他喝到了一碗超辣的牛肉汤。

“噗唔!”当咬着牙咽下最后一口,嘴里和胃里的灼烧让欧尔麦特怀疑自己的人生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咳、咳咳!爆豪少年……”他一个劲儿地往嘴里灌凉水,看着对面安静喝汤、面不改色的少年,开始进行人德教育,“你不能……咳!不能暗地里……咳咳!报复人……”

“哈?”爆豪眼皮都不抬一下,咬着筷子啧了一声,“谁报复人了,你可别污蔑优等生。”然后慢悠悠地夹了一块牛肉送进嘴里。

看着对方装不知道的样子,欧尔麦特被辣得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夺过所谓优等生的碗拍在桌子中央,“就是这个!”

“这个怎么了?”爆豪伸长胳膊把碗里最后一块肉捞完,挑眉看着对面咳得满脸通红的人,“你没吃饱?”

“不是!”

“嫌肉太少?”

“不是!!”

“不合老师您胃口了?”

“当然不……是!!!”欧尔麦特对那句“老师”十分受用,但立刻回过神来,举起自己喝光的碗,指着碗底铺的厚厚的一层辣椒粉对少年进行控诉,“你看这个!”

“哦,看到了。调味料呗。”爆豪抠抠牙。

“爆豪少年你为什么放这么多!”欧尔麦特欲哭无泪。

“嘁,无辣不欢没听说过吗。”

“那你为什么只给我放这么多!”欧尔麦特“啪”地一声把碗拍下,为了进一步寻找证据,端起少年的碗猛喝了一口。

一切尽在不言中。

爆豪一手扶着脸颊,一手在桌面上敲击,盯着对面的人悠悠地发问,“怎么,老师还有话要说吗?”

欧尔麦特的脸憋成了酱油色,满嘴的辛辣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只能委屈地摇摇头,表示自己错怪了他的“优等生”。然后,他看到少年慢慢起身凑近,在离自己脸十几厘米的地方停下,嚣张地笑了起来,“正好我也吃饱了,老、师想喝的话,就把剩下的喝完吧。”

一双赤色的红瞳耀眼无比。

欧尔麦特目送少年离开,捂着心口顿了几秒,然后咽下嘴里的汤大咳起来。

啊……今天可能真的会死掉。

他看着手里的半碗汤,再次对自己的人生感到怀疑。

当然,最后,我们坚强的No.1大英雄兼好老师还是把汤都喝掉了。


23.

“呃,好痛苦。”

半夜,吃辣过多的欧尔麦特上了好几趟厕所。

当他拉到虚脱,扶着墙根不知道第几次回到卧室的时候,原本在地上的少年已经侵占到床上,不时地握拳蹬腿,睡相极差。

“真是不乖啊。”欧尔麦特倒在床上,轻轻弹了一下少年的额头,满意地听到熟睡的人哼哼了几声。可能觉得好玩,他又捏了捏少年的鼻尖,看着他皱起眉头粗粗地喷了几下鼻息,两手在空气中胡乱划拉了几圈。

“噗。”像不耐烦的猫一样。

欧尔麦特这样想着,笑了出来。可能声音有点大,身边的人颤颤睫毛,似乎要从梦中醒来,欧尔麦特赶紧闭上眼装睡。

一会儿后,爆豪悠悠转醒。他起身揉揉惺忪的睡眼,借着月色,看到了旁边壮硕的黑影。

“欧尔……麦特?”他小声嘟囔着,伸出手指碰了一下,在感受到温度后,突然绽开了笑脸。

啊……眯眼偷瞄的人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没过多久,困意又袭来,少年打个呵欠躺下,手抱住身边人的胳膊,一条腿揽住另外健壮的两条,脸在肌肉上轻轻蹭着,细细呢喃了一声,“嗯……欧尔麦特……”直到熟睡后,嘴角的笑才平缓下来。

月光很淡,空调吹得房间里凉凉的,但身体却有点发烫。被束缚住的人用空下来的右手捂住脸,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牙白……这,有点不妙啊……


24.

第二天,欧尔麦特难得没有早起晨练。于是,爆豪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全民英雄、“和平的象征”毫无防备的“僵尸”睡颜。

噗,还挺可爱的。

爆豪捏捏欧尔麦特瘪下去的脸,手感意外地好,就又捏了上去。

神野之战后,他曾一度因为欧尔麦特真实的样子而受到打击,倒不是因为自己憧憬的No.1英雄没有了欧美漫画风的模样,而是因为这件事臭久知道,他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

事后问起,欧尔麦特也只是含糊地对他提出的“臭久对你来说是什么人”这个问题作着“和你一样,是我的学生”这样的回答。

混蛋,我才不是和他一样啊。

或者说,我怎么可能会和他一样啊。

毕竟……臭久是你亲口承认和亲手培育的继承人不是吗。

爆豪的思绪逐渐飘远,他想起自己和废久的约架,欧尔麦特出来和解,还有最后属于他们三人的秘密。只是他们三个的秘密,四舍五入就是他和欧尔麦特的。想到这里,爆豪不禁骄傲地扬了扬嘴角。

然后他又想起自己为了缓解压力独自登山而被敌人带走,在阴冷的房间里被不属于敌联盟的新势力反复折磨,最后还中了奇怪的个性被送回。

不过,这也算一件好事吧,他竟有点愉快地想着。拜这个谁都不清楚的个性所赐,自己可以和欧尔麦特一起待两个月,像是同居一样,可以享受到连废久都不曾有的待遇。

爆豪轻轻笑起来,他是个不会轻易把自己某种感情说出来的人。所以,能有两个月的时间满足自己的小心思,他觉得无论怎样,都足够了。

被折磨也好,被鞭打留下痕迹也好,被施个性也好,只要能待在他的英雄身边,怎样都好。

当然,现在的爆豪还不知道自己中的个性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心理变化。不过现在,他需要面对的是熟睡的人突然睁开的眼睛。

欧尔麦特很久早就被捏醒了,但睡眠不足的情况让他懒得睁眼,便任由少年去了。可是……也捏的太久了吧!他感到自己的脸颊被不断地揪起、戳弄、拉伸,而且对方的手上还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噢,好甜。他在心里感叹着,突然想看看少年此时的表情,于是睁开了眼,一双蓝瞳捕捉到了红瞳里来不及收回的慌乱。

“呦,早上好爆豪少……”欧尔麦特笑着打了声招呼,话音未落,就被一个枕头拍在了脸上,“年……唔。”

这次,他没有停顿,毫不犹豫地拨开脸上的枕头,对着满脸歉意的人就来了一句:“爆豪少年果然讨厌我吗!”

爆豪睁大眼看着凑近的脸,身体在大脑之前做出反应,一巴掌拍了上去,“都说了没有!”


25.

今天,在教学区分别的时候,欧尔麦特难得没有碎碎念,挥挥手就去了办公室。

嘁。爆豪看着他一会儿就飞奔不见的身影,慢悠悠地往教室走去。刚准备开门,就看到了某张熟悉的脸。

“呦,又见面了爆豪少年!” 

“哈?”爆豪开门的手顿住,“这节课是你上吗?”他记得第一节明明是英语来着。

欧尔麦特呲呲牙,越过他开门走了进去,“没有,我来旁听哦!”

“……”

于是,课堂上,一年A班的众人边听着课,边瞅瞅搬个小板凳乖巧坐在教室前方的No.1英雄,不时地拿出手机咔嚓几下。

“废久……”爆豪感受着身后某个欧厨躁动不安、极其兴奋的气场,咬着牙差点把笔捏烂。

这个混蛋No.1,到底在搞什么……他看了眼前面认真听课的人,对方像感应到视线一样回头,朝他笑了笑。

咔嚓。

哼,爆豪满意地放下手机。


当然,这还没完,接下来每一节课,无论是普通教学和实战训练,欧尔麦特都会准时出现。于是这一整天,同学们都是在打了鸡血的情况下度过的——尤以绿谷出久同学为甚。


26.

晚上,欧尔麦特吃完饭后,说是有点事,便出去了。

爆豪躺在被窝里,虽然有被叮嘱要早睡,但还是刷着手机等他回来。

班级群里已经炸了。有人建了个相册,上传了数百张今天拍到的照片,其他人也纷纷掏出家底,在群里共享着他们崇拜的No.1大英雄的日常。

嘁,一帮无脑追“星”的蠢材。

爆豪嘲讽地笑笑,脑子一热,就把今天课上拍到的一张欧尔麦特回头的笑脸传了上去,还加了个备注“你们这帮混蛋都去死吧,老子拍的才是最好的”。

但是转念一想,又赶快删了。

一会儿,难得今天沉默的绿谷在群里发了条消息,“咔酱,已截图。”

爆豪盯着屏幕,手一用力差点把手机给炸了。


27.

欧尔麦特回来的时候,刚过11点,习惯早睡的爆豪熬不下去,已经睡着了。亮着屏幕的手机被他扔到角落里,在关了灯的房间里隐隐发着光。

嘿,爆豪少年。

他弯腰摸了摸睡熟的人柔软的金发,想起今晚看到的东西,在月光下笑得像个小孩子。 

半夜,少年又摸索着爬上床,欧尔麦特不等他调整好睡姿,一把搂进了怀里。

“嗯……混蛋臭久……给我删掉……”在做梦的爆豪不耐烦地握拳捶了几下身边的人,然后似乎梦到了其他东西,嘟囔了一句“那是我的”,抱住身上的一条胳膊,才又沉沉睡去。

少年的呼吸和体温传来,欧尔麦特静静地看着那张乖巧满足的睡颜,一双晶亮的瞳眸蓝得深沉。

黑夜最好的一点是可以把任何不发光的东西给掩饰掉,像嘴角的笑,像轻轻收紧的手脚,像胸口慢慢变急的心跳。

两人一夜无梦。


TBC.

评论(2)

热度(50)